公信宝上的《链与飞车》,一场韭菜互割的生死竞速

在ICO全面进入寒冬的当下,《链与飞车》这款资金盘类游戏在短短一个月内敛财上千万,所凭无他,是人性里永远消止的欲望。《链与飞车》不是个例。这场关于资金盘的生死竞速没有开端,也永不会有结束。

当分红日渐降低,近乎于无,《链与飞车》的玩家才明白,这款在公信宝上运行、持续1个月的资金盘终于要崩盘了。

他们只恨自己抽身得太迟了。

《链与飞车》是公信宝布洛克城上一款购买车辆通过二合一方式成长的可挂机小游戏。游戏的核心玩法是赛车跑圈,车辆在赛道上跑圈,获得奖励。

“这是一个资金盘类养成游戏。”玩家托米称。

GXChain开发社区称,《链与飞车》是目前平台最火爆的游戏——从9月21日上线至今,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达1200元左右,营收超过100万GXS,折合成人民币,已经超过1000余万元。

在ICO全面进入寒冬的当下,这款资金盘类游戏在短短一个月内,敛财上千万,凭什么?

奶爸的资金盘类养成游戏

在30岁的时候,托米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14台豪车,“都是最好属性的”。

“我只玩极品。”托米淡淡说道。

然而,托米的14台车没有车标、没有车牌。它们不是实际存在的豪车,只是“链与飞车”游戏里绕着跑道不停奔驰的虚拟跑车。

《链与飞车》是一款购买车辆通过二合一方式成长的可挂机小游戏。游戏的核心玩法是赛车跑圈,车辆在赛道上跑圈,获得奖励。

玩家可选择汽车进行合成升级,每2辆同级汽车可合成为一辆等级加1的汽车,等级提升带来车辆算力的提高。

6级以上车辆可被放在市场上自由交易。而高阶车玩家需要用GXS购买燃油来跑积分,每日上午10点将根据积分工作量证明发放GXS奖励。积分越高,获得的奖励越多。

托米庆幸自己入场早。

9月19日,托米就开始玩尚处灰度测试阶段的《链与飞车》。他迅速意识到,这是一款资金盘类养成游戏,和之前他玩过的《玩客猴》、《万利马》一般无二,关键是要“抢占先机”。

两天后,《链与飞车》迎来公测。此时,托米手里已经有12台十级以上的车。每台车成本16GXS,按照32GXS一台的平均价卖出,托米挣了将近200GXS。然后,托米迅即购买更高等级车,以争取更高分红。

在某种程度上,《链与飞车》改变了托米的生活——他挣了1万块。

托米说,“链与飞车”之前,他是一个“只知道每天收菜”的屌丝;“链与飞车”之后,托米慢慢琢磨出游戏的原理,除了通过“合车、复投、邀请人”等手段赚到1000余个GXS(约合人民币1万余元)外,托米还不时在游戏QQ群里招揽生意——教小白玩家如何获取更高分红。

1万块在币圈或许不足一提,却可以缓解托米一定的家庭压力。托米今年30岁,生活在重庆,做财务分析工作,清闲也清贫。

孩子马上要上幼儿园了,托米不得不找挣钱的外快。“孩子读个幼儿园比老子读大学都贵,”托米说。“我读大学3000多学费,孩子幼儿园5000多只是开局。”

如今,游戏的分红一天天减少。这一切都在托米的意料中,过往的经验告诉他——“资金盘游戏讲的是先手,迟早会崩盘”。

在10月16日,他卖掉了最后一台车,预备休息一阵,再继续下一个游戏。

公信宝上的《链与飞车》,一场韭菜互割的生死竞速-IT帮

开发者和公信宝相互勾结

“继万利马之后,公信宝GXChain和布洛克城又带火了一个新的区块链游戏《链与飞车》。”GXChain开发社区运营人员石柱(化名)在朋友圈炫耀称。

据石柱介绍,目前,《链与飞车》付费用户转化率25%,ARPU1000多元。“要知道传统游戏行业平台ARPU不到300元,远超平均3倍多,祝贺《链与飞车》的开发者团队。”石柱不无得意。

布洛克城是公信宝于今年1月12日发布的Dapp,是一座面向C端的区块链虚拟城市,可进行社交、购物、交易等活动。

公信宝称要“让公民成为自己数据的主人,用区块链重构信用社会”。布洛克城为了获取用户数据,启动“数据挖矿”机制,鼓励用户上传支付宝、京东、学信、手机通讯数据,来换取获取算力,领取每日GXS奖励。

“一个小小的养猫游戏就能让整个加密数字货币为之疯狂,不得不让人叹为观止。”据公信宝Dapp白皮书,其小游戏功能启发于区块链宠物游戏以太猫(CryptoKitties)。

游戏的引流作用不可忽视,就连互联网巨头腾讯也需要倚仗王者荣耀等游戏变现流量、提升营收。

4月,区块链竞猜应用《币得》在公信宝布洛克城上线;6月4日,自治社群平台Unitopia与公信宝合作在布洛克城上线竞猜区块链游戏《万利马》。这是一个托米口中的资金盘类养成游戏,用户用GXS购买虚拟马,获取相应比例分红。

这一切,彷佛都是在为一个叫《链与飞车》的游戏做铺垫。

GXChain开发社区称,《链与飞车》是平台目前最火爆的游戏——上线不到一个月,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在1200元左右,营收超过100万GXS,折合成人民币是1000余元。

“手痒,这游戏绑了公信宝,又不能卸载,每天都要玩。”有玩家在群里吐槽,随即发了一张吐血的表情。

要成为布洛克城的开发者并不难,并不需要备案和游戏许可证,条件之一是“游戏内必须要有token的消费机制”。此外,石柱还建议,“游戏内不要出现发币和token的兑换”,“将游戏币跟GXS设置为1:1兑换,不要直接把GXS当成游戏币”。

石柱向深链财经表示:“布洛克城的游戏要比传统游戏好做很多,就算我们不给资源位,只是在小应用区,前面几万的流量是有的。”

据公信宝官网显示,截至10月19日,布洛克城的注册用户已达216万。

布洛克城曾经给过《链与飞车》一些推广资源位,并向后者收取了一定的流量费。具体多少,石柱并未多聊,只说和《链与飞车》赚的钱比起来是“很少的一部分”。

GXChain开发社区表示,目前提交审核的第三方游戏开发者有几十位,“大多数在沙箱测试区,有些已经在灰度测试”。

对于公信宝而言,这是一个双赢的游戏。一方面,布洛克城为游戏开发者提供流量资源,另一方面,资金盘游戏为布洛克城引流,此外,开发者必须使用GXS作为游戏代币,这无疑加速了GXS的流通。

就这样,两者相互扶持、利用,共同设好了一个严密合缝的资金盘陷阱。

公信宝上的《链与飞车》,一场韭菜互割的生死竞速-IT帮

零和游戏

和所有资金盘游戏一样,《链与飞车》分红正在逐日减少。官方群里有人说:“群改名吧,飞车已经凉凉,比马(《万利马》)还惨。”

无论是在“链与飞车”官方QQ群,还是GXChain开发者群里,都出现了一位叫“pcspring”的人。

根据QQ资料显示,pcspring,男性,今年38岁。此外,“pcspring”在GXChain开发者群里的备注名前缀也是“链与飞车”。

据TapTap网站显示,“pcspring”还是手游《剑与荣耀》的运营。而《剑与荣耀》背后的经营实体是“成都欢悦无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深链财经在成都本地论坛“吃喝玩乐网”上找到“pcspring”的手机号,用该手机号添加微信好友发现对方正是GXChain开发者群里的“pcspring”。

深链财经给对方拨打电话,对方支支吾吾,一面表示自己从事游戏开发工作,但和“链与飞车”并无关系,一面称游戏(《链与飞车》)是团队的事情,和自己并无干系。

“pcspring”是《链与飞车》官方群的群主,不时和群里玩家沟通游戏的玩法和规则,耐心解答大家的问题。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更多维权者将矛头对准了公信宝。

有群友说,要去杭州找公信宝维权,马上遭到了群友的反驳:“我亏的那些钱还不够路费呢。”

还有人附和称,“维权别想了,不会成功的”,《链与飞车》白皮书里明明白白写着:《链与飞车》只是游戏,不是投资理财产品。

“不怕流氓犯罪,就怕流氓有文化。”托米狠狠说到。

《链与飞车》这份免责申明是否有效呢?

北京市康达(广州)律师事务所叶森律师称,网络游戏及游戏币不是随意发放的。

根据文化部、商务部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已经从事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或交易服务的企业,应向文化行政部门申请相关经营业务。

叶森介绍,如果企业不遵守《通知》,轻则被监管部门责令整改或罚款等,重则可能会承担刑事责任,比如非法经营罪等。

而《链与飞车》显然是没有遵守《通知》。彷佛是意识到这点,《链与飞车》除了发布以上免责申明外,还不断升级了玩法,以延缓游戏的崩盘,转移玩家注意力。

10月10日,《链与飞车》推出“宝藏”功能,玩家花费0.1M金币或0.1个GXS就可以争夺其他玩家的宝藏或自建宝藏,抢夺概率随着抢夺次数和宝藏金额增多而减少,抢夺成功后,总量的10%作为手续费进入当日的积分奖金池。

“有个宝藏还凑合能瞎玩,跑圈是别想了。”有玩家称。

玩家相互“夺宝”、残杀,玩的是心跳和刺激。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不能阻止每天分红的减少。

这就是一场零和游戏,并没有赢家。然而人们还是乐此不疲——每一次夺宝成功后,游戏群里都会引起一阵骚动。

永不结束的赛程

“(《链与飞车》)不足就是资金盘没设计好,前期可观,后期有点弱了。”托米已经清盘退出,他总结经验。

“什么项目都是前期吃肉,后入的割肉。”在玩客猴上亏损几千元后,他对此类资金盘养成类的总结是:“开盘前三天都可以随便入,过了一周就慎入。”

“当然,资金盘也分好坏,好盘子(持续时间)几个月甚至上年,坏盘子有的一周多就崩了。”托米补充。

和托米一样的人不在少数。《链与飞车》分红减弱后,群里迅速转战至一个叫做《魔链宝》的游戏。

根据群友介绍,这是一个昨天十点开始公测的崭新项目,公司已经上了天眼查。“公信宝模式增加矿场挖矿,App内买卖,不必担心卖币被骗,已对接手机油卡、话费等。”

《魔链宝》的玩法很简单,购买能量矿机就能享受每日挖矿产量的分红。矿机分为4阶,购买价格从低到高分别为22蓝钻、60蓝钻、120蓝钻、180蓝钻,每日产量依次为0.9蓝钻、2.6蓝钻、5.2蓝钻、7.9蓝钻。

根据《魔链宝》App发出公告,其背后实体公司叫做“大庆市魔链网络科技网络公司”。据企查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今年4月。

“就是个资金盘游戏,但现在已经有7万多玩家,不适合进场了。”托米称。

但托米的告诫阻止不了《魔链宝》的火爆泛滥。人们疯狂涌入,以前属于《万利马》《链与飞车》的游戏群里,如今全是《魔链宝》的邀请链接。“万利马飞车高玩群”群主给大家的建议是是“一个月撤”。

绝大多数韭菜明明知道资金盘,但是抢着入场,甚至为了扩大自己先入场者的利益,去社群里传播引流,吸引新韭菜进场。

在ICO全面进入寒冬的当下,《链与飞车》这款资金盘类游戏在短短一个月内敛财上千万,所凭无他,是人性里永远消止的欲望。

《链与飞车》不是个例。这场关于资金盘的生死竞速没有开端,也永不会有结束。

铅笔道 专栏作者 | 深链Deepchain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T帮立场
本文由 IT帮 授权 IT帮 发表,并经IT帮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IT帮)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it-bound.com/archives/37636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唯有最具胆识和守纪律的人才能免疫
唯有最具胆识和守纪律的人才能免疫
不能看着后视镜来交易
不能看着后视镜来交易
从鸽子实验看市场错误
从鸽子实验看市场错误
交易者的寂寞
交易者的寂寞
“模糊的正确远胜于精确的错误”
“模糊的正确远胜于精确的错误”
周伟:性格内向的人适合做程序化交易
周伟:性格内向的人适合做程序化交易
IT帮 站长
www.it-bound.com

投研中心

技术教程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