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币17年浮沉史 对Facebook发币有什么启示?

“这不就是Q币吗?”在Facebook的Libra推出当天,就有网友这样调侃。

但除了吃瓜群众的调侃之言,几乎没有人会真的把libra等同于Q币。毕竟相对于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Q币,libra从各个方面看着都要高大上许多:“对标法币的稳定币”、“合作门槛极高”、“无国界货币”、“普惠金融基础”、“为世界而生”,这似乎完全不是吃瓜群众常用来买QQ秀的Q币所能类比的。

可被大家所遗忘的是,曾几何时,Q币也被网友们作为结算工具,在虚拟世界里流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拟“一般等价物”之势。腾讯作为Q币的发行者,也几乎成了虚拟世界的“央行”。

彼时,Q币在国内掀起的舆论风暴、监管争论,一点也不比现在Libra引起的风波小。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同为“虚拟货币”,Q币自诞生、发展到辉煌,再到现在回归本源,这波澜壮阔的旅程,也许能为Libra的改变世界之路带来一丝启示。

文 /31QU 墨菲

出鞘

时光回溯到2000年4月,这一个月,狂飙近两年的纳斯达克指数突然毫无征兆地暴跌,之后短短几个月,市场就蒸发8.3万亿美元。

彼时,腾讯虽然还未上市,但也被泡沫裹挟。最惨的时候,账面上只剩1万人民币。但幸运的是,腾讯在股灾前一刻从IDG与盈科手中拿到了救命钱,惊险地赢得喘息时间。

这是互联网创业者们最黑暗最冰冷的时刻,泡沫破灭,哀鸿遍野。幸存的互联网公司们在焦头烂额寻找新的方向和新的盈利方式。

机会留给了幸存者。

“移动梦网”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这项由中国移动推出的短信增值业务,腾讯凭借“移动QQ”成为最大受益者,不仅实现了第一次单月盈亏平衡,而且不到一年实现净利润超过1000万。

“网游”算是半根救命稻草。之所以在当时只能算“半根”,是因为互联网上一个致命的问题没有解决——支付。

比如,中国最早的棋牌休闲网络游戏“联众游戏”,一年多时间注册用户2000多万,月活用户300万。虽然用户数量突飞猛进,但却找不到适合游戏玩家们的付费方式。

据《腾讯传》描述,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长期以来,如何建立自己自己的支付体系困扰着所有的经营者”。

网上支付问题同样让腾讯焦头烂额。因为腾讯在QQ收费上的一系列试验全部扑街:广告、会员制、企业服务反响寥寥;QQ号码注册收费让腾讯陷入第一次舆论风波。

马化腾将这些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支付方式的缺失:“当时的中国青年消费者几乎没有人拥有信用卡,他们必须要跑到邮局去汇款,很少有网友乐意为了每月10元往邮局跑的。”

这是腾讯当年最大的尴尬:手握1亿用户,但QQ却像“饿死鬼投胎”,融的钱、赚的钱全砸在QQ上,但却依然找不到直接盈利的办法。

转机,在一家叫“九城”的游戏公司中萌芽。

九城创始人朱骏提出了一种收费模式 “游戏币”。他们与上海电信发行联名卡,100元上网卡中含15元的“九城游戏币”。

朱骏还发明了“九城点数”,玩家可以用联名卡里的“游戏币”购买“点数”,然后可以玩一款付费游戏,或者在其他游戏中押注。

“九城游戏币”、“九城点数”,这应该是国内最早的公司发行的专属虚拟货币。

凭借专属的虚拟货币和一部分上网费用分成,2001年7月,九城月收入达到200万元,300万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高达10万人。

“虚拟货币”模式开始在网上复制,2002年,腾讯发行了自己的专属虚拟货币“Q币”。

实际上,关于“Q币名字”,还有一段历史。

据《站长之家》报道,为了给腾讯自己的支付代码起一个“吉利”的名字,当时腾讯员工冥思苦想了几个晚上,在Q元、Q币、Q宝等名字中犹豫不决。

最终拍板“Q币”,是因为觉得“用户容易理解”。

Q币规则非常简单:一元人民币可以购买一Q币,付费用户通过等值面额卡的卡号、密码“充值”,充值的Q币和QQ账号绑定。

“有了自己的虚拟货币,也许情况会好一些。”马化腾认为。

求生

可有了Q币的支撑,腾讯情况真的只是“好一些”。

一开始,Q币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因为没有好的使用场景。

拿当年腾讯的付费试验之一“QQ会员业务”为例,以现在的眼光再看当时的付费业务,其实也算鸡肋,比如网络收藏夹、好友列表保存、“靓号”等。

结果,QQ会员,一个月只有几百个用户愿意加入,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万,半年内只有3000个会员。而使用Q币支付的,更是寥寥无几。

付费场景没有打开,Q币也被冷藏。直到一款革命性的收费产品的横空出世,Q币才第一次展现出魅力。

2003年1月24日,QQ秀上线。现在我们看起来司空见惯的虚拟形象,将成为未来腾讯帝国的第一块基石。

当时,针对QQ秀产品,腾讯内部还有专门的项目计划书——阿凡达。

“阿凡达”实际上是韩国sayclub.com社区网站开发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更换虚拟形象,比如发型、表情、服饰和场景,这些虚拟商品,需要付费购买。

按照这个思路,腾讯进行了新的付费尝试。为了推广QQ秀,腾讯先给每个QQ会员赠送价值10元的Q币,使他们成为QQ秀的种子用户。

结果,QQ秀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在QQ秀上线半年后,有500万人购买了这项服务,平均花费5元,2003年,QQ秀产生的收入,达到当时短信移动QQ的1/8。

这些价格在5毛到1元的虚拟物品,让腾讯在移动梦网之外找到了新的互联网增值业务,而且是一个由腾讯全面主导的、有巨大想象空间的业务。

“网络也是一个世界,一个我们可以实现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世界”,腾讯阿凡达项目计划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说QQ秀为“梦想世界”提供可能,那么Q币就链接了腾讯的梦想世界。

在QQ会员、QQ秀之后,腾讯接连推出了QQ空间、QQ游戏、红钻贵族等钻石体系,组成了一个独立的、闭环式运转的QQ世界。

Q币,是这个世界的唯一支付方式。

看到这里,我们再对比Facebook推出Libra的愿景,透过“为世界而生”、“普惠金融的基础”、“无国界的货币”这些高大上的描述,我们可以发现二者的惊人相似点:

Q币和Libra,一个为真实世界接入了虚拟世界,一个在虚拟世界链接了真实世界;

双方都脱胎于金融体系缺失,前者为了解决网络支付的可能,后者为了解决跨国结算的困难。

但是单纯的工具并不够,没有足够数量使用者的工具不足以生存并发展。

而要真正落地,还需要具体的大众接受的使用场景,这点Q币依靠QQ秀产生了突破,那么Libra的场景在哪里?

Libra官方的期望是合作机构优先在自己的场景内应用,最优先的场景是跨境支付。但考虑政治、利益、成本等诸多现实因素,可能还是先在Fackbook内部寻找突破场景更为快速便捷。

那如果有了场景,Libra是不是接下来一切就是康庄大道了呢?

再让我们回归Q币的旅程,去寻找答案——

发展

80后、90后应该还会有这样的记忆——打电话用话费充值Q币,在网吧、书报亭买Q币的点卡。

事实上,在线上推出一系列Q币消费场景后,2003年,腾讯开始搭建一套完整的Q币销售体系。总的来说,线上线下,三条渠道:

1 和电信旗下的声讯台合作,签订代销Q币协议,用户拨打16885885便可以购买Q币,所得收入,腾讯与声讯台五五分成。这个模式从杭州开启,迅速被复制到全国300多个声讯台。

2 与网吧建立了Q币销售的渠道,腾讯短时间内拓展了1万多家网吧。

3 自有的在线支付系统。

“对于腾讯来说,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制度系统是战略性的成功,这也是中美两国社区型网站在盈利模式上分道扬镳的标志性时间。”《腾讯传》这样评价。

有了消费场景和销售渠道,腾讯的财报变的越来越亮眼:

2003年底,在红钻推出后,腾讯每月虚拟道具的收入突破千万。

2004年6月,腾讯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

2005年,腾讯总收入14.264亿元,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是Q币)收入占7.867亿元。

到了2006年,仅第一季度,腾讯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4.365亿元,并且即时通讯QQ注册人数已经达到5.315亿。

在这个财报发出来后,腾讯在媒体上有了“帝国”的称呼——虚拟世界里的中央帝国。

如果说腾讯是帝国,那么Q币就是这个帝国唯一货币。随着腾讯业务扩大,QQ用户暴增,Q币的辐射范围也越来越大。

事实上,当时虚拟货币已经有了完整的产业链。据《站长之家报道》,网络游戏点卡、销售渠道、代理经营商已经快速发展起来,“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充值卡铺满了大大小小的软件店、网吧和书报亭” 。

当时,市面流通的网络虚拟货币不下10种,如Q币、泡币、U币、百度币、酷币、魔兽币、天堂币、盛大点券等。

但只有腾讯的“Q币”,跳脱了自身体系,被网民广泛接受,甚至被质疑是“一般等价物”而受到监管点名关注。

扩散

在2003~2006年腾讯高速发展时期,Q币开始逐步跳出了腾讯生态外。

Q币先是在网上虚拟世界流通:

中小型论坛给版主的工资就是Q币;

《传奇》游戏玩家们用Q币买卖道具;

媒体“成都网友王先生”的赚钱之道,一个月仅靠卖Q币就能赚近4000元。

紧接着,专业的Q币交易场所出现:

专门的“打金”工作室、对话平台出现,Q币成为各个游戏道具、论坛积分交换中介;

据《京华时报》2006年调查,在淘宝网上,出售Q币的店铺多达8000余个,遍布国内各个省市;2006年的超女总决赛中,粉丝购买虚拟货币Q币投票,淘宝网一天Q币的交易额就超过50万 。

最后,Q币交易蔓延到线下:

当时,已经有网友成功用Q币换电脑配件,1000Q币?换到了一个硬盘盒,这可比比特币换披萨划算得多;

专业的打金工作室得到Q币后,再将Q币出售给当地网吧的玩家,转化为人民币。

到2005年,“Q币交易”已经成为完整的产业化体系。从人民币到Q币再到人民币,Q币在地下悄悄流通,成为网上虚拟世界的“等价物”。

事实上,Q币并不是完美的“交易中介”,它有很多缺陷,但全被网友一一克服:

首先,腾讯Q币和和QQ账号绑定,官方无法转账,那么交易双方要如何“转账”?

交易者先把Q币转化为QQ公司游戏中的“游戏币”,再把游戏币“输给”另外一个账号,然后把游戏币转化为Q币。

据《京华时报》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Q币完成完美转移,第一个转账问题解决。

其次,腾讯没有开通双向兑付,这意味着,在腾讯体系里,Q币不能再换成人民币。

但腾讯没有,其他中介平台可以——专门的第三方平台出现,主业就是将Q币兑换成人民币。

更有意思的,网友给腾讯Q币定价——官方的1块太贵,6毛左右比较合适。需求高的时候,涨价8毛,囤多了就跌到4毛。

“其实现在买卖Q币的,大部分都不是为了享受QQ提供的服务”, Q币脱离了腾讯体系,Q币逐渐成为网络“等价物”。

这一切超脱了腾讯预料。

实际上,从某种程度而言,Q币在底下流通,腾讯是受害者。

因为Q币的货源,大部分来源于“QQ黑客”,他们用专业工具盗取QQ账户获得Q币再低价出售。

时任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宋旸称,网上贩卖的Q币来源基本上是通过盗号的方式获得,腾讯公司坚决抵制和打击这种行为。

除此之外,Q币也不是完美的货币,它依然存在信任问题。

如果是重要游戏道具、大额交易,网友们还是会选择同城交易;异地的虚拟网上交易依旧存在风险。

事实上,当时已经存在“信任的担保网站”,双方把装备和Q币都给这个网站,然后再由机构转发。但这种方式,一是要收取一定手续费,二是担保网站本身信用存疑。

但对于一些小额的网络商品,Q币已经能满足交易双方需求。

还有一个问题,是腾讯对“地下交易”的态度,一旦被腾讯发现,就会被没收Q币或者封号。

但这依旧挡不住网友的使用热情。

“用Q币的人多,腾讯公司信誉不错,大家都放心用Q币进行交换。”一名Q币店铺老板称。

时任深圳脑库经济学专家郑磊曾对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当时Q币使用者超过两亿人。业内人士估计,当时国内互联网已具备每年几十亿元的虚拟货币市场规模,并以15%~20%的速度成长。

而经济学家早就指出,只要人们信任虚拟货币的发行机构,这种货币就能像真实货币一样发挥效用,成为“一般等价物”。

“Q币只是方便用户使用增值服务的一种渠道,它是个商品,只能在腾讯这个特定环境下才有价值,离开腾讯,它就不具有交换的功能。”

“Q币是一种统计代码,并非一种货币,并未在QQ之外领域流通。”

腾讯多次强调这些观点。

但经过几年发展后,Q币完全跳出了腾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虚拟世界的“一般的等价物”,这个结果腾讯自己也未必预料到。

可以看到,Q币的登顶之路,依赖于快速扩展的发行渠道、丰富多彩的使用场景,当量变引起质变,在较大范围内,建立受众的信用共识。

而Libra的发展也必将类似,除了找到适合的场景外,还需要场景和渠道能够快速扩张、触达足够的普通人并依靠场景锁定客户带来一般性共识,这才是达成Libra愿景的关键一步。

这一步已经千难万难,可还不是成功的彼岸,在这之后,如同Q币一样,Libra也必须与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面角力,那就是——监管。

激辩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成为了事实上的“一般等价物”,自然逃不脱监管与舆论的关注,Q币也不例外。

在2005、2006年,已经有零星的声音,在讨论Q币在网上使用“泛滥”问题,但真正揭开舆论风暴的,是一篇文章。

2006年第7期的《法制与新闻》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作者是时任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杨涛,他在文章中讨论了网络上四个“怪象”:虚拟财产、虚拟货币、虚拟人、网婚。

Q币是这篇文章的第二部分“虚拟货币”的重点讨论对象:

杨涛认为,现在Q币已经超出腾讯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正在逐步成为网上的一种交易工具。

“在虚拟的世界中,有足够多的人认可某种‘货币’的价值,该货币就完全可能成为物质交换的替代单位,现在QQ使用人数有数千万,已经具有这个认同的基础。”

“如果虚拟货币充当了货币的功能,而这种虚拟货币充又是由商家随意发行,其总量也不受到限制,必然会对我国的金融秩序产生冲击。”

“Q币将冲击我国金融秩序、冲击人民币体系”,这个观点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Q币从一个公司的产品,被形容成威胁央行威胁金融稳定的“危险份子”。

当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门户网站,甚至境外媒体都在讨论Q币是否是虚拟货币,是否已经具备了货币属性。网易还推出了调查投票,最终有一半以上的投票网友,认为“Q币冲击人民币”。

烈火烹油之际,杨涛又发表了第二篇文章,给央行的《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这篇文章中,杨涛承认,Q币目前只是具备了“货币”的某些属性,根本还不能与人民币相提并论,其要成为所谓的“货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虽然不具备回兑功能是Q币具备“货币”功能的一大障碍,但是,杨涛表示,并不能由此绝对说Q币不能形成一般等价物属性,不会具备“货币”的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和价值贮藏手段的功能。

“因为,‘货币’只要在市场被认可,能用其来进行交易,不需要回兑功能也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

杨涛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Q币继续按照现有的发展趋势,则有可能形成‘冲击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舆论再一次被点燃,围绕“Q币是不是货币”话题,知名学者、专家展开论战。

一方,支持杨涛言论,认为Q币已经具备货币属性。

互联网评论家顺风认为,货币具备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的五大职能,而Q币已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流通手段、储藏手段四个方面部分具备了货币功能,其一般等价物属性正在加强,Q币的确已开始出现新的货币形态的“萌芽”。

一方则认为,Q币只是商品,冲击人民币体系纯属危言耸听。

律师于国富坚持认为,Q币并不是电子货币,“市面上的人民币绝对不会因为有多少人买了Q币就会多印刷,网络货币的发行是以人们的购买量为基础的,跟国家金融体系毫无关系”。

更现实的观点是,腾讯不可能开通Q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换,否则会面临巨大风险:一是自身的资金链断裂;二是遭遇恶性挤兑。“任何商业公司都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只为出一个成为“虚拟央行”的风头。”互联网实验室梁春晓分析。

一方从理论角度剖析,认为Q币不是货币;一方在说趋势,“Q币”在短时间内获得网友认可,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网络世界唯一货币?

双方争论不休,央行也出面表态: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且正在认真研究之中;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电子货币将成为继电子支付后又一个监管重点。

“说到Q币已冲击人民币,我个人判断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李超表示,“ 如果说有通过虚拟货币的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话,这是人民银行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和打击的一个方面”

讨论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专家呼吁建立中国“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将虚拟货币和人民币挂钩,人民币再和金属货币挂钩,保证虚拟货币发行在公司能力控制范围内,完善虚拟货币回收环节,开放官方回收虚拟货币渠道。

如果当时这一步迈出去,Q币也会成为事实上的“稳定币”。

而旋涡中的腾讯则还是坚持一贯的态度:从未想过发行“货币”,公司也不认为Q币会成为虚拟货币;Q币只是服务于腾讯体系内,在体系外毫无价值。

但腾讯却一直没有公布自己发了多少Q币,并且表示,不反对用户私下交流Q币。

最终,监管在2007年2月到来:中国14家部委以及央行联合发起了针对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专项打击行动。

通知说,将“加强对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货币的规范和管理,防范虚拟货币冲击现实经济和金融秩序”;“政府将禁止倒卖虚拟货币,并要求经营企业严格区分虚拟交易和电子商务的实物交易”。

几个月后,在腾讯公布第一季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有分析师问:“针对Q币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什么直接影响?”

“没有影响。”腾讯总裁刘炽平回答,“去年底关于Q币是虚拟货币的传言毫无道理。”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腾讯调整了Q币设计:下调了用户间转让Q币的数量,关闭了将游戏积分转成Q币的渠道,减少Q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

回归

之后Q币的故事,可能不会让加密货币信徒们满意: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崛起,监管集中在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崛起,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网上购买、消费,再也不是问题,也不再需要Q币。

Q币也慢慢回到最初的模样,只存在于腾讯生态中。

而Q币再次回到监管口中,是在2013年,作为互联网虚拟货币与比特币并列。

2013年第七届中国银行家高峰论坛上,时任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灵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银行创新》 ,其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中央银行要严格地监管银行是因为它能够创造货币。现在互联网上有互联网上的货币,比如说Q币、还有现在的比特币等等,互联网也在创造货币。

凡是能够创造货币的,如果能够对社会公众产生比较大的影响的,监管当局应该对它进行监管。

全球进入到了信用货币时代,全球主要靠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在进行交易,美联储的一举一动能够影响牵动全球的金融市场。货币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因而对货币视而不见、不管是不可能的。只不过现在在虚拟网络上所出现的货币的交易量有限,现在为止监管当局还没有直接监管,但是迟早这个问题会提上日程上来。

时光荏苒,在后来的数字货币关注者眼中,Q币已经“泯然众人矣”,用Q币支付项目尾款的段子,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谈。

可谁又会想过,这个段子曾经是那么真实,甚至差点成为你我的日常?

而这会儿再看马化腾对于Libra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已然是别样风味。

“只不过那时没有区块链技术。”有区块链从业者向31QU感慨。

未来

相对于Q币,Libra无论从愿景、实力、技术等上看,都要大出许多;可相应的,困难也会成倍增长。

无论是切实的落地场景,还是快速扩展的可能,这些本身都已经是数字货币急需解决的难点。

也不同于Q币兴起时,电子支付领域还几乎是空白,Libra现在面对的,是法币电子支付领域成熟的产品筑的壁垒。

虽然Libra的战略是面向弱国替代主权货币,可是第三世界国家孱弱的电子支付基础设施,也会成为Libra的难题。

更何况,在这一切都解决后,Libra还会直面监管的压力,“货币无国界”,但“无国界货币”的组织和成员可都是有国籍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引领的一场变革就要到来。G20峰会上,关注“数字货币、加密资产”已然成为一个热点话题。

从“铱星计划”到马斯克的“全球Starlink”,从Q币到Libra,技术一直在变,可人类的梦想却始终不变。

马云评价QQ和Q币时曾说,“QQ的确有点可怕,他的攻击总是悄悄的。”

悄悄的,数字货币的变革也早已开启。

部分参考资料:

1 《腾讯传》 吴晓波著

2 虚拟社会四大怪象的法律拷问

3 对Q币等加强监管的建议书

4 Q币引发大讨论 央行拟明年监管虚拟货币

5 网民地下交易买卖Q币引发央行关注

6 Q币被盗走向谁喊冤 可买实物监管却成空白

7 三方激辩Q币民间交易

8 腾讯Q币真的会扰乱国家金融秩序?

9 刘炽平:针对Q币的炒作对腾讯没任何影响

10 全国人大常委吴晓灵称比特币应纳入监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T帮立场
本文由 IT帮 授权 IT帮 发表,并经IT帮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IT帮)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it-bound.com/archives/67891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巨鲸”囤积比特币 持有超过1000枚比特币地址数量增长并创新高
“巨鲸”囤积比特币 持有超过1000枚比特币…
美国证交会(SEC)高调行动  宣布禁止Ton令牌发行
美国证交会(SEC)高调行动 宣布禁止Ton…
Joe Lubin来自Devcon 5的完整演讲:我们如何实现一个去中心化的万维网
Joe Lubin来自Devcon 5的完整演讲:我们…
Facebook的至暗时刻:为什么那么多公司抛弃Libra
Facebook的至暗时刻:为什么那么多公司…
嘉楠发布A11新机型 算力大幅增长买币不如挖矿
嘉楠发布A11新机型 算力大幅增长买币不…
“私募大佬””炒币赔了8亿?币圈大佬徐明星:现代版农夫与蛇
“私募大佬””炒币赔了8亿?币圈大…
IT帮 站长
www.it-boun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