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T帮首页
  2. 互联网

微众信科IPO被中止: 自称合作放款6000亿 “银税直连”下业务受冲

微众信科IPO被中止: 自称合作放款6000亿 "银税直连"下业务受冲

来源 | 金融观察团

这两年,在金融科技领域,不少企业通过科技手段对小企业财税数据进行整合,与金融机构合作的模式服务小微金融市场,备受资本青睐,多家成为独角兽企业。而最有希望的是微众信科(深圳微众信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在去年12月7日科创板首发获通过,距离 “征信科技第一股”的名号一步之遥。

然而,因实控人涉嫌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犯罪等问题被立案调查,微众信科的上市之路突然中断。微众信科工作人员对金融观察团表示,目前公司经营一切正常,此事涉及实控人个人行为,实控人平时并不参与公司的经营,该事项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后续上市相关事宜请以公开信息为准。

但抛开实控人的“城门失火”,微众信科本身业务也存在众多暗雷。一方面,公司的业务模式受到银税政策冲击,收入下滑,未来生存空间被挤压;另一方面,业务高度依赖议价能力较强的银行大客户,关联交易过多,可能对长期发展不利。

1

自称合作放款超6000亿 “银税直连”下首当其冲

根据微众信科官网,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2015年获得企业征信备案。其业务模式是,“通过依法合规地采集企业纳税行为和涉税数据分析小微企业经营情况,实现对征信需求数据的快速响应。简单来说,微众信科就是银行和财税机构的“中间商”,通过收集、分析小微企业财税数据,提供给金融机构,作为后者风控的参考

微众信科IPO被中止: 自称合作放款6000亿 "银税直连"下业务受冲

官方数据显示,其业务已经覆盖30个省(市),可服务企业9000万+,合作金融机构240+,合作银行累计放款额6000亿元。

微众信科IPO被中止: 自称合作放款6000亿 "银税直连"下业务受冲

不过,这些数据有夸大成分。招股书显示,2020年一季度,微众信科的全部金融机构合作伙伴仅为67家,2019年为100家,2018年为51家,2017年仅为30家,都与240+差距不小。

微众信科IPO被中止: 自称合作放款6000亿 "银税直连"下业务受冲

但这也能证明,微众信科有多看重与银行合作的征信业务。实际上,目前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于核心产品征信科技服务,报告期内分别占总收入的 97.39%、86.99%、71.10%和64.53%。

不过,这种赖以生存的业务模式,直接受到了政策“黑天鹅”冲击。

按照2019年11月国家税务总局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深化和规范“银税互动”工作的通知》,银税数据要直连,税务部门与第三方签订的“银税互动”合作协议被叫停。同时,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借“银税互动”名义以任何形式向申请贷款企业收取任何费用,不得以任何方式买卖、提供或公开“银税互动”中的涉税信息。

银税数据直连后,税务部门和银行之间数据可以互通,也就意味着微众信科这种“中间商”地位大幅降低。因为此前,微众信科曾作为9省市“银税互动”平台的参与方和运维方,通过“银税互动”平台为银行直接提供基于涉税数据的信用评价服务。

一位财税领域的专家对金融观察团表示,“银税直连对航信、微众信科这种机构影响最大,因为他们不能再直接连税务,倒卖给银行了。以后只能跟银行一家家谈,作为银行的外包机构对接税务,地位完全变了。”

微众信科也在招股书中承认,涉税数据是公司对中小微企业进行信用评价的重要依据, “113 号文”的出台,要求银税数据直连,微众信科不再通过“银税互动”平台为客户提供征信科技服务,失去基于“银税互动”平台提供服务的便捷性优势及涉税数据采集的优势,长期而言,“113 号文”等“银税互动”相关政策可能会对公司业务模式、市场竞争格局和客户持续性产生较大风险。

对于上述政策影响,微众信科也多次被上交所发函问询。尽管在回复问询函时,微众信科称其核心竞争力在于涉税数据的处理分析能力,而非获取涉税数据的能力,因此“113号文”出台后,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并未改变,未受重大不利影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但数据却显示,新政出台后,其业务已经开始受冲击:2020年1月~9月,业务支柱征信科技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1114.61万元,同比下降13.85%。

2

严重依赖前五大客户 关联交易过多

除了业务模式受到外部政策冲击外,微众信科自身在展业中也存在问题。

首先,微众信科的收入来源集中于前五大客户。报告期内,来自前五大的营收入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81.75% 、68.25% 、55.04% 55.04% 和 52.47%,均超过半数。

而这些大客户,主要是议价能力较强的商业银行。微众信科提示称,若其提供的服务主要客户产品规模下降或需求减少、合 的商业银行。若这些主要客户规模下降或需求减少、合 同到期后未续约、压低现有产品及服务的费率单价水平或设置封顶格条款、甚至停止合作,将对微众信科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实际上,从全行业来看,微众信科面临的竞争压力并不小。除了传统的财税企业,如金蝶、用友之外,还有诺诺、百望云、慧算账等互联网财税企业的追赶,加上微众信科的业务模式容易被模仿、追赶,未来有客户粘性下滑的风险。

更进一步说,这些大客户里,微众信科还存在较多的关联交易,存在内部控制有效性风险。

报告期内,微众信科的经常性销售主要为对重庆万塘。2018 年、 2019年和 2020 年一季度,相应的销售金额分别为 22.34 万元 、3181.55 万元 和 872.64 万元 ,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分别 为 0.32% 、20.63% 和 27.26%。微众信科表示,2019年万塘信息为公司带来收入规模的迅速增长具有商业合理性。双方合作收入增长主要是由于公司为网商银行提供西永科技服务的“网商贷-有税贷更多”日均贷款余额增长较快。

但同时指出,公司与重庆万塘关联交易占比维持在较高水平,且关联交易金额存在进一步增长的可能性,对经营业绩有一定影响。

据了解,重庆万塘是网上银行指定的服务商,也是微众信科第二大股东——蚂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招股书显示,蚂蚁集团旗下的云鑫创投持有微众信科25.9%的股权。

此外,微众信科的经常性关联交易中还包括与湖南艾博克、蚂蚁云金融发生的关联采购等。除此之外,报告期内,公司共发8次关联方资金拆借,累计涉及金额2560万元,关联租赁合计金额90.38万元,关联方与公司互相垫付成本费用合计金额203.95万元。

总体来看,即便没有实控人被立案的当头棒喝,微众信科本身的问题也不少。但目前,其重要的不是重启IPO,而是如何继续锻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形成竞争壁垒。

微众信科IPO被中止: 自称合作放款6000亿 "银税直连"下业务受冲

而这,又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和科技投入。但招股书显示,微众信科的研发费用一直处于较低状态,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率均低于20%,2019年低至12.68%。远低于其对比的恒生电子、长亮科技、顶点软件、金融壹账通等同行。

IPO时,微众信科称募集资金将用于大数据相关建设。如今,IPO被中止,公司业务也面临着内忧外患,不知道未来会何去何从?我们将持续关注。

原创文章,作者:镭射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bound.com/archives/11147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tbound@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