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病毒“克星”即将面世

美国日前将两名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医生从西非接回国,在回国前,美国的医疗团队为这两名医生注射了一种试验性药物。令人惊喜的是,这种药物看起来很有效,两位医生在接受注射后病情奇迹般地好转,并且顺利熬过了长途飞机运输的过程。

ent Brantly此前曾告诉他的医生,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在接受这种名为ZMapp的药物治疗后,呼吸困难和大面积皮疹症状在1个小时内就得到了缓解。另一位医务人员Nancy Writebol在接受了治疗之后病情也显著改善。

目前,世界上并没有对抗埃博拉的正式特效药,甚至连疫苗也没有,那么这种神奇的埃博拉克星究竟是何来历呢?药物来自圣地亚哥的Mapp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这家成立于2003年的公司多年来一直在和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合作研发埃博拉治疗方法。此外,美国的防恐威胁署也参与了合作研发,这是美国五角大楼下属的一个负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部门。要理解ZMapp的原理,先要认识两个生物概念。“抗体”是免疫系统用来标记和摧毁外来物质的蛋白质。“单克隆抗体”也是一种抗体,但它是在实验室制造出来的,只专门针对某一种有害物质。

研究人员先让小鼠接触埃博拉病毒,待其血液中产生单克隆抗体后,分离筛选出能够生成相应抗体的细胞。之后,研究人员将它和骨髓瘤细胞融合获得分裂能力,进而产生大量一样的细胞,分泌出大量针对性强的抗体。ZMapp的使用对象目前仅限于这两名美国医生。或许会有人问,非洲有那么多患病者需要治疗,为何不使用呢?答案很无奈也很残酷,因为这种药物之前从未在人身上测试过。根据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督局的规定,在紧急情况下,重病患者可以不经临床试验而直接使用研发中的药物。

这种冒险的做法并不被世卫组织认可,世卫组织发言人称,出于多种原因,医生不应该在流行病爆发期间尝试未经验证的药物。因此,目前ZMapp仅限美国患者使用。此外,两名患者的医务人员身份也有助于配合进一步研发该药物。ZMapp的效果目前还不能下定论。美国传染病研究所主任Anthony Fauci说,目前药物在Kent Brantly身上生效,但并不能证明它对其它患者有用。这种药物在灵长类实验里显示出了潜力,但在此之前也仅有8只猴子接受了实验而已。

而且人类免疫系统和其它灵长类的反应有所不同,因此药物要被政府批准广泛使用,必须经过进一步的人体临床试验。这两位医务工作者的案例可供进一步研究。可以肯定的是,埃博拉的潜在克星不止ZMapp一种。今年3月,NIH曾提供一笔5年2800万美元的资助,联合15个研究所开展一项对抗埃博拉的计划。当时他们声明:“我们发现了一大批抗体可能可以用于治疗,研究者正忙于确定哪些组合最为有效。”ZMapp的神奇功效已经初步显现,但它究竟能否在大量临床试验中保持稳定性和有效性,这还有待观察。

稿源:凤凰网科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