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许式伟:十一年完成的三次转变一名成功创业者是如何炼成的

[编者按]:每个人的际遇是不同的,面临选择时,人们的处理方式也各不相同,从而形成不同但各有精彩的人生。也正如此,一个在技术上追求极致的人在角色中转变后,并引领七牛云存储在竞争激烈的云计算领悟并闯出自己的一条大道。而在这些颇有传奇的经历当中,他在工作中是如何思考和管理的?从经历了这11年的自我探知中,如今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在管理自己的团队和背后的文化?以及对于目前云存储现状和其他领域有哪些见地等等……带着这些疑问,51CTO记者采访了七牛CEO许式伟。

记者:七牛云存储的成功,与您的参与和决策密不可分,您一般会以什么样的角色和管理方式进入整个团队?

许式伟:我一直认为自己在公司里面有两个比较重要的事情。

第一个是产品方向的把控。我们应该做哪些东西,未来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所以我认为CEO首先必须成为一名首席产品官。

第二个是公司运作效率。我会关心整个公司的体系里面什么地方的瓶颈比较大,并且寻找各种方式去解决。其中,研发效率这块是我最关注的。因为研发产品是生产的第一个环节,是一个公司的生存根本,但是整个体系里面不光是研发,而且还有市场,销售,客服各种体系,所以我们会认真去发现,挖掘里面的一些瓶颈。我也认为自己是公司的首席猎头,在必要的时候去补充人才。早期的时候我会花更多时间在产品和技术上,后面我就会逐渐将重点向与人事相关的职能方面转移。

记者:您认为目前在管理方面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

许式伟:应该说有很多,毕竟一个初创公司的管理肯定是最粗犷的。对于初创公司的管理,是整个运营体系在不断地优化和改进的过程。在管理的过程当中,秩序和混沌是一对矛盾体:所有的秩序都是从混沌变成有序,但混沌变成有序的时候有时候会遏制创新,你必须遵循一定的规矩。

而我们要改进的问题还是很多,在整体的改进思路上我认为是这样的:首先要集中精力,寻找目前出现比较大的瓶颈,这些瓶颈在不出规范制度时就会导致整个公司的发展遭遇混乱是情况下,再去制定相应的策略去改善。所谓的管理,它的目标应该是提升效率,而不是降低效率。我认为没有必要将管理的精力分配在没有出现问题的地方,我们的想法就是尽可能地去放开,给员工争取更大的自主权。

记者:云存储的方向很多,为什么你们会专注图片存储?

许式伟:实际上是把产品的方向做窄,做窄的好处是你可以专注于某个领域从而打动用户。因为功能需求简单,所以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深耕,分析用户最多的数据。在2010年的时候是图片,所以我们决定对图片做深入专研。同时,我们需要考虑用户在什么场景下会用到图片,通常会有哪些需求。后来我们发现缩略图几乎是所有客户的需求,因此就会深入做好缩略图。后面再深入到打水印、格式转换,自然而然就会有一些面向图片的功能存在。

在2011年年底的时候,当时有一个视频客户,他们主要的业务是做宝宝日记。这里面记录了很多宝宝的图片和视频。那时候我们开始支持视频,但也不太了解客户到底有哪些需求。最开始提出的是格式转换,因为安卓上拍的视频在iPhone上无法播放。

后来视频需求越来越多,因为是流媒体。视频实际上是非常复杂的,它的需求有直播、点播,这就是两个大的方向。在针对点播的需求上我认为比较多的是,截视频的某一帧,然后多个视频串起来连成一个比较大的视频。随着我们业务的发展,现在视频的API有十几个,图片的API也有十几个,两个加起来差不多将近三十个。

记者:在线教育集中在2013年爆发,成为最热门的投资项目之一,七牛会不会往这方面去做好支持?

许式伟:在线教育的需求增长给视频存储带来的影响比较大,整个视频数量会因此大量增涨。我们在刚开始的时候的重点是图片,那是因为当时视频的需求较少,在2012年年底我们就非常明显地看到视频的趋势。

2012年年初,图片占我们存储量的90%以上。但是到了2014年年底,图片和视频的存储量比例约为7:3,几乎是在同等的数量级,而且视频的增量是比图片要快。这样的话很快就发现,从存储量上,视频可能会反超图片,这个就是一个行业趋势的变化。

记者:那你觉得在未来两年云存储这个领域会发生怎样的一个变化呢?

许式伟:七牛目前在云存储领域已经排名领先,我认为未来两年内,七牛的地位会在云存储领域继续巩固,与同行业间的优势会逐步拉大。对七牛自身发展要需要慎重的思考和改变,那么就是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怎么做?总结起来就是巩固和优化。首先,我们会持续加强我们存储业务的品质,并且巩固我们第一的位置。除此之外,我们才会去思考未来方向的问题。

记者:其实在企业文化上面,我们认为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一些传统公司,像惠普、阿里巴巴,他们都有自己的一些企业文化,您觉得七牛在这方面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许式伟:七牛的公司文化概括来讲就是一种极客文化。首先公司的约束比较少,目的是尽可能地去创造员工的想象力。同时我还会优化公司的运营效率,比如说钻研研发体系。其实研发效率的优化非常重要,但却被很多公司忽略。七牛研发的技术大家都知道,我们选择了非常新颖的领域,而且研发的体系也有很多创新。首先是非常积极地投入和接受对云服务的使用,我们研发体系里面用了大量的第三方云,且定位为云服务分司。整个公司的运营过程中是公司云生态里一个自然的环节,所以我们使用很多云服务,包括产品类的研发类和测试类。我们会把整个公司的运营最大程度地建立在一个云的生态体系里面,将能够外包的东西尽量都包出去,用全部的精力来专注自身的业务发展。尽可能让自己减负,专心致志地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我觉得这个就是比较极客的地方。

记者:七牛在快4年的发展当中,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管理上或者是整个市场方面,让您感受最深刻的有哪些事情?

许式伟:七牛最重要的改变就是从做网盘转变到做云存储。刚开始是做个人网盘,名称为Q盘,并且已经推出。很不幸的是后来腾讯也推出一个Q盘,因此我们只做了三个月便开始转型,后面对云存储一直很坚定。

再一个是我们刚开始没有去追求尽可能多的服务让第三方来支持,并逐步扩大自己的一个过程。因为我们很早的时候还是自己在服务器上做集成的测试,所有的测试环节都在自己完成。直到有一天,我决定不再自己完成这些能力,完全由第三方去支持。所以我们是逐步逐步地形成一个习惯是就让别人来做。刚开始有很少量的用户,逐步越来越多,整个变成一个云生态环境。

可能有些东西不是一个突变,而是一个量变到质变这个过程。

第三就是代码托管,我觉得七牛是比较早就开始有这方面的意识,应该说是在互联网公司里面比较少见的把源代码都放在别人那里,我们和大部分互联网公司不太一样,很多人都觉得源代码是自己的生命线。所以,我们认为信任其实很重要,因为没有一个公司真的能够独立去生产。而且源代码在我看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也没有那么可怕。要对自己有自信,因为他既然选择跟随你,那他是不可能超越你的。

最后,七牛在开发的时候对go语言的重视。七牛的文化是对于一门语言,一款工具的使用,你得想明白我为什么要用它,以及它的成熟度的评估。所以七牛用“GO”绝对不是说“GO”是个很酷的东西才去用,而是已经对它做了一个非常严谨的评估,因此认为它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并且足够成熟。它也许未来还会演化,并且在我的评估标准里面它已经达到了我的预期,所以才会去它。在技术的选择上,不能光求新,而是看什么能真正解决我们公司的问题,用相对更高效的方式解决,这个是“极客”文化的核心。

记者:你刚才说了在运用这个GO语言的时候,其实我了解,你们应该在前期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做过相关的调查或者测试。

许式伟:没有,这也许是有很多人会觉得比较奇怪的地方,我们决定用GO去开发其实只花了半个月。

我写了半个月的GO的代码,然后决定我们就用GO了,看起来有点草率,其实在我看来是很自然的,因为你调研一个东西其实跟你熟悉这个领域有关系的,你越不熟悉它,你花的调研时间就会越久,关键是GO这个领域我非常熟悉,所以半个月的调研时间已经非常足够了。

记者:如果你再有一次创业的机会,你会考虑往哪个方向去?

许式伟:其实机会是非常多的,我觉得我会很认真地去评估自己能力擅长的地方,然后比较适合做哪个领域的事情,最懂哪个群体,再决定为谁服务。所以第二个创业点从我的角度来讲,身份已经不一样了。首先我已经是一个开发人员,又是一个产品人员,同时也是一个创业者。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创业的选择会比以前要广一些,我不会单单是开发者,可以为任何一个企业服务。我觉得任何一个企业的痛点都有可能成为我下一个创业的积淀。

那么,我认为创业公司现在遇到的是什么瓶颈呢?第一个是招聘,人才很难找,所以招聘有可能会是我创业的可能性。第二个可能性是教育,刚才提到人才竞争很激烈,我需要制造出更多靠谱的IT技术人员,以解决现在的人才缺口,这也可以是一个起点。第三,我认为还可能是客服。

记者:客服?

许式伟:很奇怪对吧,我认为创业公司客服体系其实是非常大的痛点。换个角度说,有可能我会让所有公司以后客服这块不再是困难,这也可能是一个创业的起点。总之是我相对比较熟的,我认为可以玩出花样来的,我还没细想这几个点每一个能玩出什么花样,如果我真要创业肯定会很仔细地琢磨每一个点我能够做出什么样好玩的东西,只要我想清楚了就可以去做,是这样。

对于招聘,我认为目前创业团队最大的困难就是招聘。现在的猎头公司太传统了,所以很可能是要被颠覆的对象,首先他们没有为太多的创业公司服务。我认为猎头最大的变化是:以前的猎头是为巨头寻找高端人才,不过那是以前猎头的定义,我认为接下来十年对猎头的定义是为创业公司找普通的技术人员,甚至是实习生。

我认为接下来的十年创业扶持,或者说企业服务市场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这里面猎头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现在所有的猎头公司都面临着被颠覆的危险,如果有人想明白了新的猎头应该怎么做,这里面好玩的东西很多。

记者:七牛在存储方面产品已经很成熟,有没有考虑进入其他领域?

许式伟:我刚才提到,七牛接下来要重新思考我们应该做什么,这不是说我要做第二个业务,而是七牛这个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存储只是我们的第一个切入点,当然,有一天是要重新打破七牛云存储这个品牌,但是肯定不会突然掉头去做猎头去了,肯定是和存储有联动效应的方向。扩出去是为了巩固七牛在存储领域的地位,不是突然七牛又做了一个新业务,和原来的业务没任何关系。

要加强我原来的核心竞争力,那么就不会去削弱自己在这个领域主导的业务,如果你做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业务那就直接削弱了本身原有的能力,除了会分心,还得拉技术人员,这时候其实是不值得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