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后不再有五百强

131日,七牛云存储总裁吕桂华参加了由工信部主办的"第三届中国中小企业服务创新大会暨首选服务商发布会",并参与数据“云”助力中小企业创业兴业论坛,与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局长兼国家信息化办公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邓寿鹏邓局长及多位云服务创业大拿就2015中小企业创业趋势、云服务提供能力的期望、从研究中心的角度如何看待云计算标准等问题进行了较深入地探讨。

 

2015中小企业创业趋势

 

主持人: 2014年上半年是教育火热,下半年欧洲火热,兴起了非常多的中小创业企业。那我想请邓局和各位云服务提供商聊一聊你们怎么去看2015年的中小企业创业的趋势?

邓寿鹏:从国家层面上,在三年前就关注云计算。因为在全球看来数据资源是一个战略资源,所以今天我们每个人的行为、包括思考在某种意义上,比如我们上网,我们的行动都是暴露的,特别是我们一些基础设施,这对我们安全是有威胁的,所以我们希望我们本土的,包括今天在坐的这些创业公司,快快的成长。

郭鹏:今年我们通过跟投资机构的切磋,发现会有更加生动的新的O2O模式出来,所有的产业跟互联网结合之后肯定会有一个模式出来,就是说纯互联网跟传播行业一定会嫁接,一定会有新的模式出来。

吕桂华:前些年就互联网的发展一直走在虚拟的分贝里面,比如虚拟社交、虚拟游戏世界之类,从今年最直接的变化就是互联网越来越生活化,跟大家衣食住行密切相关,比如说汽车、家电、买菜都会互联网化,渗入到大家的生活中变得跟互联网息息相关。接下去我相信这些服务也会慢慢的一步一步地迁移到云平台,来加速平台变革。稳定的形态大家都不知道,都在尝试,都在快速的迭代。这个迭代需要自己的投入尽量转身。

刘鑫:第一个是商业纬度,另外一个就是越来越接入到网络里面,现在奶瓶保不齐都会接入网络,但与此同时从另外一个纬度的问题就是竞争太激烈, 2015年到2016年创业公司,雨后春笋的词都已经形容不了,所以这种情况下讨论更快,或者把自己的产品下发,用低成本的方式实现出来,不管你业务有多牛,反过来快是最重要。

吕桂华:现在大家看国家新闻,政府非常扶持中小企业,非常重视创新,能大量解决就业问题。以前我们重视的五百强,越往后面走,五百强的概念越来不重要。如果是创业型公司我相信这都是机会,我们希望你们成为一个中小企业的平台,把我们这个云服务这样,相信也会使千千万万云服务公司共同来组织。

邓寿鹏:五百强严格讲是五百个,它没有考核这些企业的盈利,还有它的创新,今后500强应该重新设定它的标准,但是为什么别人要把大作为一个标准呢?好,已经就是数据问题,我希望中小企业还是在它核心技术上要有它的独到之处,有了核心技术,五百强也会找你,因为它开发成本比你还高,它希望尽快的为我所用,我们的存储其实是创新引领中小企业的发展,这应该是当务之急。

   

对云服务供应商能力期望值是什么?

 

主持人:昨天《新闻联播》也提到国务院关于促进云计算创新发展提出了几个建议和意见,那里面重点提到云计算服务能力提升的问题,其实我相信对于我们目前国内现状有看法,从中心的角度,你们对提供云服务的能力的期望。

邓寿鹏:很多地方政府都建立了云基地,而且在基础设施上,在场地的提供上都给了很多优惠,严格的讲,这些云基地缺乏核心技术,但它可以使政府跟上潮流,所以很多政府都愿意一哄而上,这对中小企业来讲是一个机会,用不着去买那么多服务器,也买不起那么多服务器。所以中小企业在于创造技术,我们最接近用途,知道怎么解决更方便更有价值,而且要降低成本,中小企业的成本是比较低的。所以我们在这些领域,要多创造,所以我刚才发言的时候讲到,人才很重要,但是他们应该开发技术。所以中小企业还是一句话,你要表现出你的创新能力,那你就会很强。

吕桂华:我认真的看了一遍指导意见,我觉得指导意见非常务实,一个是要减少政绩数据创新的建设,减少明确的指标,另外一点我是有点惊讶,就是你所需要的电力应该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没想到能管这么具体的问题。可以看出政府越来越接地气,这样对以基数为立足资本的企业也是好消息。被怎么提升服务能力,其实这几年我们已经经历了非常严酷的成长过程,每一天都是服务能力的过程,如何保证你的服务客户能够继续、高效、稳定。我们这几年已经积累了大量这方面的经验,就是早期我们用户比较困惑,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韩迎:业务的稳定性是客户选择你最根本的因素,业务三天两头出现问题,客户就没办法去使用。另外就是安全性。这两年的发展基于商业设备的进步,包括法律法治的完善,可以把我的业务托管在别的上面能放心,这一点过去以后,其实另外就是我们做服务的,服务的质量很重要。我们公司的服务其实基本上定位两种,一种就是技术公司,一种是服务公司。我们做的是解决问题去开发客户,提供非常好的技术支持,去帮助完成业务,这也是开发者企业的一个核心竞争力。

 

如何看待云计算标准问题?

 

主持人:现在我们看到国内其实还没有对云服务进行一个标准的统一,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怎么去看待云计算标准问题?

邓寿鹏:任何标准来实践如果现在没有较多较长时期的实践,这种标准基础不牢。但是一旦成为标准,它就变的约束所有的企业,所以搞云计算的标准,国家还是比较慎重,还是要放缓,让大家去创造,大家比较公认的才能水到渠成,只有这个标准谁来参照,梳理每一个情节,几十万个请求。定高了做不到,定低了不解决问题。所以这本身还是靠我们处于行业的这些创新公司,来为标准定位基础,最后的标准建立肯定是你们拿,不是发展中心拿,拿不出来,它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它没有遇到那么多问题,所以标准是要有,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

   

怎样应对云平台用户的撤离?

 

主持人:我们今天谈的中小企业,会不会你们平台上中小企业变大了,他们想要离开你们,如果发生这种我们会怎么办?

刘鑫:对于云服务的提供上,把目标能够发挥最大价值就够了。所以我觉得云服务厂商把自己锁这一块一定要锁死锁好,这是既定的商业发展规律,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去担心这件事只要做好自己。

韩迎:在商业社会里,衡量大家抉择就是看经济杠杆,算成本,好多企业在这里面算不出来,而且你这企业不一定有专业团队做的更专业。还有包括其他很多复杂的成本都在里面。我们国内有一家特别大的公司,他们自己招了几十人团队,就在做跟我们公司相同业务的,他们做了两三年时间。都是从BAT招过去,但是他们搞了半天不容易搞,现在在找我们去合作,这个还是我刚才说的,就是专业行业有自己专业的地方,这是一个成本计算的问题。那你做好自己的服务就好,做好服务总有适合你服务区间的用户在你这平台上,有成熟用户离开了,也会有新的用户进来,我觉得这是在商业社会很现实的问题,把它看淡一点做好服务就行。

吕桂华:我就打个比方,就是我们现在没有多少企业会自己发电,但是还是会有部分企业自己发电,比如像谷歌它的一些超大型机房它的发电是自己来,当然我做这个事情我减少电费,是很合理的选择。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说,也这么搞,你的投入是产出的。所以我相信用第三方服务最合适,只有极少数的企业经过精密的财务测算,单位成本更低。他可能做了一段时间,可能支撑个五六年,他发现单位不是直接用电,这时候他会切换目标,变化是一种常态,我们就正常的看,我们把这个主流给纳入我们云服务范围就可以了,我们能接受这样的一种逻辑,然后想办法把这个逻辑常规化,自然我们就会成为社会基础设施。我们梦想基础设施这样一个事业,不过只能服务其中某一类客户,这个定位是有问题是不正确的。就是各异作为社会基础设施的产品,它必须是没有非常明确的一种趋向性,让绝大多数的企业应该多,就像电、水、煤气一样那我们的目标就达成了。

郭鹏:以前我是做服务器,做物理机,当时我的测算,就是几十万的量级,比如说谷歌应该是两百万甚至三百万非常大,这种量级的服务器公司不会用戴尔,他们一定是自己做,起码在十到二十家的时候他们开始做,没到十万台的时候,开始做服务器还不如买市场标准的服务器,所以它一定是有量,这个量在目前来说一定是一个机型。同时还有一点要考虑转换成本。你现在已经是上万台主机,这给你转成目的地、或者自有云怎么办?转的成本太高了。

   

云服务提供商们的心声

 

主持人:谢谢,在最后希望咱们每一位云服务提供商用两句话表达对中小企业的心声

邓寿鹏:云在某种意义上是国家数据资源的一个代称,所以云服务平台、云架构这个发展的前提很大,政府肯定对云的事业、云的产业是永远支持的态度。

吕桂华:作为中小企业,你可以对云服务有自己的态度,但不要没有尝试的时候就放弃,一定要试试看,因为试的成本是很低的。如果一旦它真的能用了呢?实际上给大家带来的好处是非常明显的,即使有谁不满意,我们至少能得到改进的信息,这样我们的云服务越来越符合大家的一些需求。

韩迎:中小企业是商业社会最具活力的一部分,我希望中小企业打着高举创新的大旗,有很多空间和机会留给大家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你只要是抓住创新,是可以由一个中小企业变成一个大的企业,谢谢大家。

刘鑫:云服务不会一家把所有服务都提供出去,也是分角色分应用的。我们就是一个服务的集成平台,我们是希望我们要它努力成为,把各位的云服务集成好,再一站式更便捷的提供给中小企业,这是我们带给中小企业的价值。

郭鹏:我觉得虽然预测90%的创新公司在2020年会有云服务架构。作为一个中小企业一定要因地制宜,根据实际情况选择云服务。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圆桌论坛到此结束,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