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惠中将如何带领东方通走向二次创业?

        东方通算是国内老牌的基础软件公司,去年在创业板上市,这一般都会被认为是一个软件公司的重要成就之一,里程碑式的。但是新近我们看到了这个本来是一个比较具有后台化特质的公司,突然变得活跃起来,颇有一个明星公司的态势,这是为什么?谁在做推手?

        它的动作确实也是很令人眼花缭乱的,并购虚拟化的公司,并购移动开发平台,以及其他多个已经并购或者正在并购的项目在执行中,以资本的力量不停地圈行业的资源,意欲何为?

东方通总经理沈惠中

   抽茧剥丝,都离不开一个叫做中间件的东西,很少人知道在中国“中间件”这个术语是怎么出来的,这其实和一个叫做沈惠中的人有关。1997年1月份,美国的BEA公司在香港设立机构,当时的北亚太区总监何大卫在招聘了第二个员工就是沈惠中。BEA是做MiddleWare业务的,沈惠中在考察了国内市场之后,认定其成长潜力一定大于当时已经比较繁荣的日本市场,在考虑如果进入国内市场的时候,需要琢磨“MiddleWare”应该叫啥,最后确定了“中间件”这个词,说他是中间件领域的开山鼻祖,并不为过。中间件的市场在国内因为有IBM这样的巨头存在,国内基础软件公司一直很难破局。这也是他后来加盟普元,希望能为更多的企业提供基础软件服务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样看,沈惠中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或者说是有中间件情怀的人,这个情怀也包括希望能拥有超强的企业级软件销售能力,为中国客户提供全球范围的软件产品,所以在2004年前后,还有一次短暂的创业。在他接触中间件的18年后,国内市场也发生了巨大变化,重新定义基础软件的决定权逐步从国际上的一线公司转移到本土的软件公司上来。东方通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代表。加盟东方通,已经不仅仅是沈惠中情怀的体现了。在中关村1+1大厦我见到了这位传奇人物,我才了解到东方通频频收购的背后意在打造一个创业平台,吸纳国内优秀的企业一起站在东方通的平台上携手前行。

        其实,东方通主体业务有两个部分,一个叫软件基础设施,不仅仅是中间件,是有底层支撑应用软件的平台;另外一个创新应用,是基于大数据一些应用,或者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一些应用,将来可能还有基于物联网的应用。

        软件基础设施,如果从云计算维度来看分三块—PAAS、IAAS、SAAS,以前中间件直接的对应在云计算的环境下应该是PAAS领域。从中间件到软件基础设施的构造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从工具到平台的过程。

        就在2014年,中国的企业互联网市场迅速地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风口期,这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东方通基于中间件业务,本身也是在不断地发展,包括云化、智能化、安全等等。做中间很厉害的人,让他做数据库可能就不行,让他做虚拟化可能就不行。到底应该如何发展?这个,沈惠中自然是看的非常清楚。

        他更是注意到,企业市场中现在许多应用都做的都很浅,没有把链条拉的很长。在采访中,沈惠中说“中国需要拥有和输出顶级互联网公司技术能力的公司,大家觉得这是大家都想去干的事,而且在这个平台上,大家都能够更好的发挥自己的能力,也可以共享一些资源。我们做并购也好,或者做投资也好,更多的都是在这方面能够吸引更多的企业来共建生态”。

        我们看企业用户,他们并不关心技术层面的架构表达,只是希望把他们的应用支撑好,提供好服务就行了。他需要更完整、整合的解决方案。比如说阿里云、亚马逊的云用的服务器是什么牌子,他并不关心。

        也正因为如此,能有一个平台可以全面提供这样的服务,是当前国内市场迫切需要的。不是一个单体公司依靠自然发展就能达成的,不仅需要和许多专业公司合作,还需要和众多的开源产品合作。这里面整个的形态,范式会发生变化,客户消费的方式也会发生变化,需求也发生变化,技术也在发生变化,所以需要我们有更强的能力,这恰恰是中国企业市场最美的地方。响应市场的创业平台也就呼之欲出。

        从这个维度我们再去看东方通的布局和在市场上的倾力挺进,不难看出在软件基础设施体系架构方面的战略端倪,一个具有生态意义的紧密合作资源结构已经初步形成,在大崔看来,这还是相对集中在行业内部,亟需加强生态圈的构建,也就是说需要更多的企业开发者、应用用户全面地走进来,如果他们也进来,我深信企业市场一定会有更加让人惊艳的未来。

        在采访结束时,我开玩笑地问他:“现在最大的困惑是什么?” 沈惠中笑着说:“现在资本市场越来越看好企业市场,这导致优秀企业的标的越来越贵。”的确,企业市场现在正站在一个小风口期,有些跟投的投资机构表现并非理性,或许随着市场的透明度越来越高,投资将会变得越来越理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