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工作世界:数字平台正重塑散工

【网易科技】国外媒体发布文章称,包括自由职业工作平台Upwork在内的各类数字平台正在重塑散工,给曾处于全球劳动力边缘的人带来了机会。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之前,对于德米特里·梅尔尼琴科(Dmitry Melnichenko)辞去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而去做自由的网络开发者,他的妻子心存疑虑;她担心收入的不确定性、缺乏与同事的交流互动、他们年幼的女儿等因素。

但实际上,梅尔尼琴科在选择在家单干之后的收入超过了其妻子的预期,而且,她也要辞掉其在乌克兰的一家大型农业公司的财务经理工作,加入超过12万乌克兰自由职业者的行列,在诸如Upwork的在线平台上寻找工作。

“之前,我在一家大型业务外包公司工作,负责供应链管理。而现在,我可以在家工作,我有属于我自己的客户,因此我拥有的自由比之前多得多。”梅尔尼琴科说道。

2014年,乌克兰的自由职业者大军(其数量在Upwork的全球网络中位居第四)共获得了6100万美元的收入。对于在Upwork网站上派发工作的西方公司来说,乌克兰的网络开发者和移动开发者资源价廉物美,他们的响应非常快速,而且可以根据之前的客户的验证评价轻松地对他们进行评估。

像Upwork这样的数字平台充当着匹配自由职业者和工作任务的平台角色,给很多曾经处在全球劳动力边缘的人带来了新机遇。不过,它们也正成为大西洋两岸的一个热议政治话题。

它们创造的那一类工作正引发严厉的审视——尤其是它们对于收入和福利均有保障的传统工作岗位的影响。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打车服务Uber在全球多地引发的争端和关注。

长久以来,自由职业者在部分行业占有相当一部分的比重。而像Uber和Upwork这样的平台则代表着将工作拆分成零碎的任务,覆盖更多的工作者的新方式,影响到的岗位范围可能要广泛得多。

除了面向司机和专业人士的平台之外,加入“零工经济”浪潮的公司还包括那些提供“按需”服务的公司,从杂货配送领域的Instacart,到家政服务平台Handy,再到“跑腿”服务平台Task Rabbit。

麦肯锡公司驻布鲁塞尔合伙人雅克·巴格因(Jacques Bughin)指出,在欧洲,“这些平台的规模还没有达到美国平台的规模,它们才刚刚起步而已,但我们预计同样的趋势也将出现在欧洲。”

对于梅尔尼琴科夫妇和其他人来说,面向散工的数字平台的快速扩张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灵活性和机会,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梅尔尼琴科表示,在线自由职业者平台的出现,使得他不再需要长途通勤——从他的家乡扎波罗热到基辅。

光是2015年的头三个月,乌克兰就有1.6万名自由职业者注册Upwork账号;当中有好几千人是大学应届毕业生,他们看中的是这种职业的高收入和灵活工作条件。移动开发者和网络开发者是最吃香的一类工作者,另外也有不少图形设计师和译者在Upwork上寻找工作。

麦肯锡合伙人詹姆斯·曼伊卡(James Manyika)说道,“一夜之间,有特定技能的人都能与用工需求匹配上来。”

据麦肯锡称,到2025年,新数字平台的兴起将可使得欧洲的就业率增加2.5个百分点,包括西班牙在内的一些国家甚至可能实现5个百分点的增长。

在多家咨询公司看来,整体的效果是,“参与工作的人员比例提高了”——未来几十年,这一因素可使得英国和德国的GDP增加近一个百分点。

著名风投公司KPCB合伙人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称,在美国,数字平台已经给很多人创造了很大的一笔收入来源。她说,Thumbtack上的专业人士年收入平均达到8000美元,Airbnb用户和eBay卖家的这项数字则分别达到7700美元和3000美元——鉴于他们当中大多数将此视作补充型收入,它们可不是小数目。像Uber这样的公司还指出,它们的工作者很多都依靠数个不同的平台来赚钱,因此不应该光考量他们在某一个平台的收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