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T帮首页
  2. 互联网

“新BAT”的远程办公之争

“新BAT”的远程办公之争

来源:新商业情报NBT(id:newbusinesstrend)

文/黎佳瑜

2003年,非典为电商与消费数字化埋下伏笔。17年后,远程办公与企业数字化在疫情下迎来了“窗口期”。

日趋严重的疫情、严重受阻的全国交通等因素促成了史上规模最大的线上复工潮,服务于线上协作的远程办公产品们敏锐地捕捉到了机会。

出身于互联网巨头的钉钉、企业微信与飞书动作不断,先后宣布限免与紧急迭代功能。除了新BAT,华为旗下华为云WeLink也加入了战局。而在垂直领域,石墨文档、腾讯文档等文档协作工具,以及Zoom、腾讯会议、Webex等视频会议工具同样成为尝鲜的对象。

定位为集成式办公套件的钉钉、企业微信与飞书,由于能够提供包括IM、文档协作、视频会议等功能在内的成套解决方案,在这个特殊时期更加受到企业与教育用户的青睐。

企业数字化是新BAT不愿错过的浪潮。在流量逐渐封顶的互联网下半场,远程办公产品成为互联网巨头涉足B端市场的重要触角,担负着将B端企业纳入到自身生态的重任。阿里在打造社交产品失利后孵化出了钉钉,腾讯紧随其后发布了企业微信,后来者字节跳动则选择将内生工具飞书外化成To B产品。

相较于成熟的海外市场,国内的企业数字化转型与赋能服务还处于早期磨合阶段。疫情防控客观上加速了这种磨合,被动选择远程办公的企业与用户形成巨大的需求缺口,也为远程办公产品们提供了拉新与培养用户使用习惯的机会。

但窗口期的作用是有限的,疫情结束后的用户留存与付费转化将成为竞争的关键。面对可预见的漫长战线与日益频繁的正面碰撞,新BAT的竞争策略已然出现分野,字节跳动将飞书作为工具推广,阿里将钉钉铺设成To B的底层平台,腾讯则强化企业微信作为连接器的作用。

但其最终目的是一致——迎接企业数字化浪潮,成为其中的基础设施。

01

疫情下的供与需

随着疫情态势的发展,以及各地对企业复工规定的出台,远程办公成了急于恢复运转的企业的唯一可选项。

信息及时流转与保障工作效率是企业线上复工的痛点。物理隔阂客观上造成沟通不畅,尚未适应远程办公的公司往往遭遇员工自驱力不足、管理者高度不信任的双向影响。不少企业希望借助工具提高管理的颗粒度,覆盖多个工作流程的套件型办公产品因此更为其所青睐。

复工首周,企业对办公产品的需求集中在视频会议、考勤打卡、任务通知发布与管理等功能板块,支持多人协同的在线文档次之,为防控疫情,企业大多借助表单功能统计员工所在位置及健康状况。此外,维持公司运转的行政、人事与财务等功能版块也发挥了用处。

面对突然涌入大量企业用户,以及特殊时期的复杂需求,以钉钉、企业微信与飞书为代表的远程办公产品们,开始了军备竞赛式的扩容与升级。

钉钉宣布免费开放百人视频会议功能,向1000万家企业免费开放全套的“在家办公”系统。在随后发布的《在家办公,在线办公指南》中,钉钉表示将免费开放102方不限时视频会议,根据企业需求最高可支持302方。

针对疫情,钉钉紧急开发了“员工健康”功能,用于公司员工的日常健康管理与报备。2月1日,钉钉联合阿里云IoT、阿里健康紧急上线“防疫精灵”机器人,实时自动推送疫情相关信息。此外,钉钉还与浙江省、湖北省襄阳市和随州市等地方政府合作,陆续上线了疫情公共服务管理平台。

“新BAT”的远程办公之争

企业微信的调整从服务疫情防控开始。1月26日,企业微信推出“在线问诊”功能,允许医院为其医生配置二维码,发布在医院公众号等渠道,让患者可以用微信扫码添加医生,以文字、音视频等方式在线问诊。同时,“紧急通知”功能也作出升级,其在医疗系统内一次性通知人数增加至1000人。

2月1日,企业微信紧急发布3.0.4版本,新版本在整合上述功能优化的同时,升级“在线会议”,并上线“群直播”功能。腾讯旗下远程会议软件“腾讯会议”此前宣布,将免费开放100人不限时长会议服务,在本次更新中扩容至300人,用户可通过企业微信使用。值得注意的是,该功能支持跨企业开会。

“新BAT”的远程办公之争

飞书于1月27日宣布,次日起至5月1日,免费为全体用户提供飞书商业版的全套服务。这是其定价体系中的第二档付费标准,提供商业版完整办公套件、不限时长音视频会议、无限量在线文档与表格创作、每位用户100GB云储存空间、远程打卡及审批管理等功能。

与钉钉、企业微信相同,飞书也紧急开发并上线了免费的健康管理服务,其中包括“健康报备”小程序与抗疫专用的表单模板。在地方帮扶上,飞书特别提及,湖北地区医院、学校及公益组织在此期间申请,可获商业版的三年免费使用权。

竞争者动作不断,飞书于上周开始持续加码:先是宣布推出“线上办公室”功能,用户可以创建自己的语音频道,以此模拟真实的办公室场景;此后,又宣布向所有用户免费开放「OKR」商业版功能。2月9日,飞书CEO谢欣在直播时宣布,将三年免费使用权的受惠范围扩大到全国中小企业与疫情防控组织。

“新BAT”的远程办公之争

需求的暴涨反向倒逼着产品的快速升级。2月3日,超过千万家企业线上复工,多个远程办公产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卡顿、网络拥堵乃至系统瘫痪。钉钉在阿里云紧急扩容网络与计算资源,在2小时内新增部署了超过1万台云服务器。腾讯也表示对网络进行了紧急修复,并做了扩容处理。

巨大的需求缺口为远程办公产品提供了拉新的机会。无论是以限时免费的方式推广服务,还是紧急扩容、提升基础功能,除了面对重大社会议题时承担作为商业力量的公共责任,还事实上达到了快速抢占市场份额的目的。

从数据来看,这场供需之争的最大玩家依然是处于行业头部的钉钉,其在苹果App Store下载量明显高于企业微信与钉钉。2月5日,钉钉首次超过微信,跃居苹果App Store排行榜第一。

疫情期间的日下载量(数据来源:七麦数据)疫情期间的日下载量(数据来源:七麦数据)

02

工具,平台与连接器

互联网巨头们对远程协同办公的布局已久。

阿里在社交领域的失利是钉钉诞生的契机。2015年上线至今,钉钉逐渐占据头部位置,截至去年6月30日,钉钉企业组织已经超过1000万,拥有2亿用户。这种先发优势在抗疫期间得以延续。

诞生于2016年的企业微信,在去年全年经历了重大调整。年初,张小龙提出了“人即服务”理念。年末,企业微信3.0版本正式连接微信生态。

飞书最初是字节跳动的内生工具。由于海内外协同工具无法满足需求,字节跳动花费两年时间开发了协作办公产品Lark,并顺势对外推出,其先于海外上线,去年年底才以“飞书”之名登录国内市场。这也是字节跳动第一款To B产品。

尽管三者的基本框架与功能板块上颇为相似,但在服务企业数字化的策略选择与产品定位上,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路径——字节跳动推广工具,阿里铺设平台,腾讯强化连接器。

“新BAT”的远程办公之争

字节跳动擅长造工具,以服务五万字节员工为第一优先级的飞书也是一款工具型产品,并且高度贴合字节的企业风格,高度扁平化、强调协同而非管理等特性都融入飞书的产品设计中。

飞书的日历功能颇具代表性。为减少沟通成本、提升协同效率,员工的日程表所有人可见,敲定会议时间时,飞书还提供一键对比多人空闲时间的功能。此外,飞书内置「OKR」管理工具,支持目标对齐、进度跟踪、数据看板等功能。借助飞书,字节跳动内部保持OKR彼此透明与部门对齐,每位字节员工都可以看到张一鸣的OKR。

产品化思路使飞书十分注重对工具的细节打磨。比如,IM功能增加了“已完成”、“稍后处理”等标签,帮助用户快速过滤与整理信息;通过IM分享在线文档,会自动显示文档的部分内容作为预览;而即将上线的“线上办公室”,则是基于对用户需求的把握,用工具打辅助。

张一鸣曾构想过从C端往上游进入B端基础设施,依赖于字节跳动体系内庞大流量生存的内容公司是这一构想的根基。从2017年陆续投资并购石墨文档等多款写作产品开始,到内部孵化飞书,字节跳动对B端生意的试探一直延续着“提供工具”的思路。

飞书的出路或许在于工具的极致化。但一方面,飞书无论在开发者生态还是重要功能版块上,都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当企业微信与钉钉都将视频会议功能紧急扩容至300方,飞书最高配置的旗舰版仍仅支持50方;另一方面,面对打法更丰富的竞争者,只做一款好用的工具还远远不够。

“新BAT”的远程办公之争

与飞书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贯彻“管理者”思维的钉钉。通过考勤打卡、“DING一下”消息必达等核心功能的持续迭代,钉钉通过提高全流程管理的颗粒度,提高企业内部运转效率。

这种“老板思维”颇受职场人士苛责,钉钉也在调整中寻找平衡,例如更新弹性打卡、个性化打卡等功能。基于先发优势,钉钉的企业服务率先从软件向智能硬件迈进,旗下智能硬件以考勤机、智能门禁智与智能前台等产品为主。

钉钉切入企业数字化服务的策略是为企业用户搭建平台。阿里巴巴钉钉CEO陈航称钉钉如同“汽车的通用底盘”,在近日接受媒体36氪采访时,陈航表示,去年钉钉最大的变化在于从产品化到平台化思路的转变,“上面做什么是别人的事情,我们这个底座怎么能够更好的支撑各种需求。”

通过开放平台生态、聚集ISV(独立软件开发商),钉钉不断加强自身“底座”的延展性。钉钉公开数据显示,其入驻开发者数20万,企业应用数30万服务企业组织数500万,优秀ISV业务增长800%。

陈航曾表示,钉钉帮助1000万家企业数字化转型,堪比淘宝在消费领域的影响。平台化的钉钉,能为阿里连接海量企业用户,是阿里集成与落地各项业务的端口,也是其向B端输出商业操作系统的阀门。

去年6月,钉钉被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后,阿里曾对外表示,这将“更好地为企业提供一体化的基础服务”。

企业微信2019年度发布会企业微信2019年度发布会

相比于聚焦企业内部管理的飞书和钉钉,企业微信更像是企业与外部连接沟通的工具:一是连接B端合作伙伴,支持互联企业跨组织沟通,如经销商、上下游间可关联通讯录,发起沟通与会议;二是连接C端用户,支持与微信沟通,员工可用企业认证身份添加客户微信,以聊天、群聊、朋友圈等方式触达用户。

张小龙曾判断,只有当企业微信延伸到企业外部时,才会产生更大的价值。腾讯也已意识到,与微信生态的互通能力是企业微信最大的竞争优势。在2019年度发布会上,企业微信宣布进一步强化与微信生态的互通能力。其近日的广告投放也以此为宣传重点。

腾讯一直试图打造C2B2C闭环。在C端掌控微信与QQ两大流量池后,腾讯需要打造连接器以向B端输出能力与经验。正如曾经的公众号与小程序,在与微信生态互通的过程中,企业微信也将发挥连接器的作用。

从这一点看,企业微信打通微信,与钉钉打通手淘的侧重点截然不同。企业微信赋予了B端在前端连接C端的能力,使企业可以自行搭建生态与工具包,服务于C端用户,而钉钉则更多在于实现后台数据与信息的打通。

03

长远之争 

2月11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全国情况看,除湖北外的各省(区、市)正在逐步复工复产。早在2月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复工信号后,各地就已相继发布引导企业复工复产的策略。

然而,受疫情不明朗化的影响,完全做到线下复工依然充满难度。阿里、腾讯、快手、字节跳动等多家互联网公司相继宣布推迟复工时间,维持在家办公模式。远程办公产品们依然有着拉新的机会。

为了打赢“拉新战”,钉钉与企业微信都试图突出自身的开放生态优势。企业微信的第三方应用市场上线了疫情专区,提供从防疫直播、配备物资到出行健康记录等多方面支持。钉钉则在其“远程办公指南”中详细介绍了金智CRM、在家算薪帮手家、e签宝、售后宝等工具。相比之下,飞书的平台化能力与ISV体系还稍显弱势。

没有人知道这个由疫情带来的“窗口期”还将持续多久,但新BAT围绕远程办公的战线一定是漫长的。“窗口期”的被动使用很难让人养成使用习惯,当社会秩序逐渐稳定、疫情防控迎来拐点,这些或被迫选择、或主动尝鲜的用户们很可能回流到线下。

因此,对于远程办公产品们而言,疫情之间直至结束后的半年到一年时间将是一段关键时期,如何进行后续部署、实现用户留存与付费转化,将至关重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在解决疫情带来的特定难题之外,远程办公产品们要抓住客户的痛点。

不同行业对于远程办公的适配程度截然不同。智联招聘数据显示,复工首周,互联网、商业服务、文化传媒、金融等行业远程办公占比更高,而一些传统行业,如农林牧渔业,其在家办公的比例不足10%。

面对即将到来的企业数字化浪潮,协作软件的未来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对不同行业的适配能力。这不仅在于通过开放平台、搭建生态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还在于如何跳脱固有的产品功能框架,寻找新的行业结合点。

限制这种可能的因素仍然存在,既有行业本身特性与产品使用门槛的限制,也有国产的远程办公产品在功能结构上的相对模式化,这使其未能完全贴合各个行业对于数字化的诉求。因此,远程办公产品们在与传统行业真正建立连接的过程中,必然要经历阵痛。

与教育行业的结合是一个代表案例。受疫情影响的除企业外,还有推迟开学的全国高校与中小学,这也成为钉钉与企业微信集中发力的一个场景。但在使用过程中,也出现了教师无法恰当使用产品,学生纷纷去应用商店给产品“打一星”的情况。

钉钉对于教育行业有着更深的布局,早在2018年就推出了可用于线上教学的群直播功能。去年3月,钉钉发布“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并启动“千校计划”,上线班级圈、家校通讯录等功能。

“新BAT”的远程办公之争

在疫情期间,钉钉也成为最早提供在线教育解决方案的远程办公产品。早在1月27日,钉钉就宣布,联合优酷发起“在家上课”计划。此后,钉钉宣布其“在线课堂”功能免费向全国大中小学开放。除此之外,102方视频会议、群连麦直播等多种工具都可用于线上教学。

采取与地方教育局合作的方式,钉钉在本次疫情期间扩展了众多学生用户。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月2日,已有20多个省份的220多个教育局加入阿里钉钉的“在家上课”计划,覆盖超过2万所中小学、1200万学生。

企业微信则在3.0.4版本更新中紧急上线“群直播”功能,用于在线培训与授课,让学生“微信群里就能上课”。2月10日,企业微信再次升级群直播等功能,PC端支持双屏看教案,支持家校微信群一键发起与观看直播上课,并可随时回看过往课程。

企业微信“群直播”企业微信“群直播”

与此同时,大量中小学生涌入苹果商城给钉钉打低分,并且在评论中表达不满,这让钉钉在跃升榜首的同时,评分下滑至2.6分。企业微信、腾讯会议的评分也出现了下滑,腾讯官方公众号为此发文,除了感谢小学生给腾讯会议打一星,还表示将“再接再厉”。

在上课过程中,教师也因为对产品功能不熟悉出现了诸多不适应:有老师忘了关直播,导致线上课堂变成了线上吃播;一位四十多岁的男性数学老师开着美颜、情绪饱满地讲课时,被家人的画外音打断;也有年龄较大的爷爷奶奶被各种操作弄的焦头烂额。

在社交平台流传的网课相关表情包在社交平台流传的网课相关表情包

这种混乱中同样孕育着可能。在一向被视作“蚂蚁市场”的教育行业中,学校是最重要的战略节点,而针对学校的推广往往仰仗于一城一地的逐步拓展,依赖于当地的关系与门路,使得互联网教育公司难以实现更大范围内的市场统一。

疫情带来的迫切需求弱化了地域保护,为动作更为迅速、产品研发能力更强的互联网公司带来了一个为更多学校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的机会,让钉钉与企业微信成为连接家庭场景与校园场景的工具。

在疫情加速普及在线教育的大背景下,借助这种连接,阿里与腾讯系的在线教育资源获奖者可以由此渗透到更多区域性市场中。一种可能性是,从这种连接、协作工具着手进行的突破,会推动教育市场“大一统”到互联网巨头的生态中来。

疫情下的线上复工潮是一个开始。一方面,在此期间的尝试与所暴露的问题,将促使更多传统行业进行管理策略和方式的反思与变革。另一方面,借助扩大的需求缺口,策略各一的新BAT及更多玩家们,得以快速推进产品的迭代升级与市场铺设。

但难点也同样在于此。以钉钉、企业微信与飞书为代表的协作软件,终究只是企业数字化浪潮中的一个分支,如果不能实现包括协同意识、组织方式在内的整体性推进,协同办公的进化效果将大打折扣。

在去年的阿里钉钉未来组织大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陈春花教授就曾表示,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最根本的改变其实是组织自身的改变。新BAT围绕协同办公的漫长战争被裹挟在企业数字化的巨大洪流中,“钉钉”们的生存空间有多大,最终还得看数字化市场环境的整体成熟度。

可以预见的是,在5G+IoT时代来临的大背景下,远程办公产品与不同行业都将实现深度适配与再连接,这会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原创文章,作者:IT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bound.com/archives/8993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tbound@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