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T帮首页
  2. 互联网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文/洁是洁白的白

来源:新榜(ID:newrankcn)

一场席卷全国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阵脚,广大新媒体人也已足不出户超过一周。

但这并不是换个地方开工这么简单。从单兵作战的文字创作者,到覆盖数百人的机构与平台,新媒体行业各个环节的从业者都在这场疫情中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

对他们来说,传播一条科学内容,或是为全社会提供远程工作学习解决方案,都只是“战疫”的一个侧面(搞不好还会得罪小学生)。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另一面,是如何在2020的裂缝中修炼内功,提高免疫力,度过自身的危机,甚至找到前进的机遇。

01

短视频制作难复工,红人在家自拍

远在成都,头部短视频MCN洋葱集团还处在调整观望状态。最近这段时间,洋葱旗下一百多个艺人基本都宅在家,进行室内自拍。

1月26日,洋葱内部通知将开工时间延迟到2月12日,目前看来还将持续延迟,尤其是湖北地区同事的上班时间。

“期间工资照常发放,公司行政为此准备了口罩和消毒液等防疫物资。”

据洋葱集团CEO聂阳德介绍,虽然春节期间他们整体的短视频播放量、互动量都呈现大幅增加,但疫情对视频内容制作的限制较大,尤其是需要外拍的视频。

受疫情影响,短视频类的内容制作普遍遇到难题。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由于短视频制作对团队协作、外出拍摄、后期制作的要求较高,不少短视频团队无法如原先那样团队作战持续产出内容,而在制作与人员成本上,又承受着比纯图文团队更大的压力。

上海灵猫文化创始人阿翔谈到,他们在内容方面最受影响的也是短视频团队,目前只能安排编导撰写剧本,开工再拍摄视频,“有极个别博主多才多艺,在家中自制内容发布,目前流量尚可,后续会考虑培养博主此类技能”。

作为远在北京的另一家头部MCN,无忧传媒也有不少主播达人的视频拍摄计划被暂缓执行。

当前的拍摄无法进行,节前储备的库存内容也有很多不适合疫情期间播放,导致他们整体备播的储量不足,只能用协调线上创作以及远程指导拍摄的方式来完成视频内容。

“这对很多达人的内容形式是个挑战。”无忧传媒CEO雷彬艺称,目前无忧旗下很多内容创作者正在做阶段性的形式调整,“例如引导主播达人创作更多的正能量内容,偏向居家娱乐及亲情方面,给粉丝们宅家期间带来些陪伴和快乐,引导大家积极向上面对。”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不久前,无忧组织旗下近百位主播拍摄以“武汉加油”为主题的短视频,并捐款捐物,截至目前仅累计捐赠资金超134万。

从数据上来看,其实也有积极的方面。聂阳德介绍,由于人们春节大多通过网络进行娱乐,因此他们在短视频播放量和互动量上都有大幅增加。

02

新媒体线下业务全面受创,

线下活动停滞,线下店停业

几乎所有与“线下”相关的行业都遭到重创,首当其冲的是餐饮行业。在新媒体行业,原本加大力度布局线下的新媒体公司,也在疫情中受到直接牵连。

昨晚,“南窗文化生活”的创始人王小欢在公众号上发出求助信。受疫情影响,他们不仅没有线下音乐节演出收入,线上新媒体广告收入也变得更为紧张。

“现实情况就是我们只能撑不到两个月。”王小欢在求助信中说,他知道困难一定会过去,春天一定会到来,也会将线下业务暂停并转移线上自媒体进行自救,但仍然需要得到帮助。

除了线下活动、线下广告等处境艰难,同样惨淡的还有“一条”、“十点读书”等新媒体公司的线下店。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十点旗下的两家线下书店,一家位于厦门万象城店,面积为632m²,一家位于厦门中华城店,面积为2000m²,目前都已暂停营业。其中一家店从1月26日开始停止营业,另一家从1月25日开始只营业到每天18:00,2月5日起也因为疫情影响暂停营业了。

“营收损失约一个月250万,团队人员前后端共有70人,一个月人力成本支出要大几十万。”十点书店运营总监黄晓玲介绍。

原本,十点计划2020年分别在北京、长沙、武汉开三家十点书店,但目前来看有些书店的开业计划只能推迟。

被打乱计划的还有一条的线下店。2018年接受采访时,一条创始人徐沪生就表达过未来要开100家店的雄心壮志,但几天前的采访中,他无奈表示一条的线下店拓展计划预计会大幅度精简。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近期,一条的20家线下店全部停业,“销售额比预计的少了几百万吧”

“好在我们一月份整体可以,各方面的业绩都超额完成了目标,虽然最后一段时间是泡汤了的。另外我们主体还是线上电商,物流稍稍恢复之后,电商应该有大幅的增长。”徐沪生补充。

对这些线下产业,最令人焦虑的还不是暂停营业,而是当下不得不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截至发稿前,十点和一条的线下门店都仍处于停业状态,开业时间还需等统一通知。

03

物流和货品中断,直接冲击直播带货

家住湖北荆州的魏闲(化名)已经无限期延迟了返程时间。

此前他在广州做直播供应链生意,春节回湖北老家过年,如今面临交通封锁,只能宅家等待。

直播带货在2019年的新媒体行业可谓炙手可热,但在疫情中也受到了最直接的冲击。

湖北向东的杭州,多家直播机构近期也出于远程办公状态。纳斯机构CEO笑笑提到,疫情期间他们的主播主要在家直播,商家邮寄样品。

受供应链和物流等方面的影响,一些机构要同时面对人力成本和缺货双重压力,此外,在家直播也给主播带来不少困难。

我们曾于2019年双11走访谦寻,看到薇娅的直播间除了灯光等基础设备,还有二十多位配合直播的助理和运营。这意味着,疫情期间的远程办公,会让带货主播在设备、人手包括货品上都受到很大限制。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只能把心态放回淘宝直播刚出来、只用手机直播的时代了,然后更多以陪伴为主,尽量找到大家在家急需的商品,有直播的陪伴大家在家也不会那么无聊。”薇娅负责人古默说。

为了配合抗疫,洗手液、消毒液、口罩等都是近期大热商品,但由于库存物流等原因,反而不容易出现在直播间。

薇娅在不久前一次直播中透露,他们和多家售卖免洗洗手液的商家沟通,但大部分商家的库存有限,有货日期无法确定,还有一些商家没有开工,无法确定什么时候能有优惠。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能在疫情期间找到可发货的供应链对带货主播来说会是明显的优势。大播会创始人大播在一次直播时提到,一个只有3000粉丝的主播因为找到了一个能发货的供应链,每天卖出1000多单商品。

(疫情下的直播电商正在经历什么?我们采访到河南镇平县淘宝玉石直播基地的一位主播,本周将推送他的故事,请关注公众号“新榜有货”)

04

单兵作战的图文创作者影响最小

相较上述几种情况,图文内容制作在这波疫情中被影响的程度可能稍小一些。

图文创作的流动性更强、人员协作成本上也普遍较低。大多文字创作者都有过随时随地打开电脑远程办公的经历。

位于北京的“GQ实验室”团队最近基本用钉钉线上讨论选题、开视频会议。

“大家全部素颜出镜,甚至感受到了几分轻松。”负责人rocco介绍,近期他们在阅读量、转发数量上都比较稳定,不过好友会话带来的阅读量比朋友圈转发的高,“毕竟大家朋友圈转发的份额都留给了硬核普知类的内容,我觉得这挺好的。”

据他们介绍,图文内容制作方面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影响比较大的也是“视频拍摄无法进行”的问题。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对于图文传播数据,有创作者表示非疫情类的内容基本扑街,但也有新媒体同行认为疫情对内容生产和数据的影响不大,反而比之前更好,尤其是与疫情有关的内容。

一方面读者宅在家导致内容消费需求旺盛,另一方面,不少新媒体在疫情中笔耕不辍,积极推出相关专题、参与科学内容传播、捐款捐物,垂直领域新媒体如“丁香医生”、“八点健闻”等,更是在疫情信息传播中发挥重要作用。还有很多新媒体团队与平台相继推出免费线上服务、课程,形成一场新媒体线上抗疫

对于单兵作战的自媒体来说,没有团队化发展在这段时期反而成了优势。

新媒体人三表认为,自媒体可能要更加回归“自”的本源:“一个人才叫自,一个人的抗风险能力反而强,赚到的钱可以维持度过寒冬。反而以团队形式做内容创业的,面临未来势必遇冷的广告市场,可能要’精兵简政’。”

“杂乱无章”创始人张荆棘也表达了类似观点:“疫情让我们发现,自媒体一旦团队化,其实还是很脆弱的。” 

05

新媒体广告市场全面遇冷

冲击之下,很多公司应该会率先自救,砍掉或缩减广告预算。可预见的是,目前以及未来无法预料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整个新媒体行业都将面临惨淡的广告市场。

聂阳德介绍,洋葱集团的客户主要是直接品牌客户和广告代理渠道公司两大类,目前所有客户都因为疫情延迟开工,只能优先处理年前的订单,已经拍摄的可正常上线,无法拍摄的需要跟客户沟通延期。

一周前,我们在《2020开局这么难,来聊聊自媒体行业怎么办吧》一文中也提到:很多广告主已经延迟甚至取消了原定在2月份的广告排期,一季度广告市场已是在劫难逃。乐观一点,要到五一劳动节到来前才能恢复,要是谨慎一点,只能指望6.18能够带来所谓“报复性消费“(例外:游戏、保险、健康类广告客户倒是有增加投放预算的趋势)。

面对疫情延迟复工对业务的影响,以及员工高薪酬、办公场地等固定成本支出的诸多问题,一些新媒体团队不得不依靠年前的资金储备,考虑调整公司内部业务,例如缩短一些试错性项目的周期,包括考虑裁员,以缓解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保障现金流。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幸亏年前没分红,还有些资金储备”,上海某MCN负责人透露,如果疫情到3月还无法被控制,他们打算两手准备,“估计要优化一些人员,15%-20%”。另一家新媒体公司的负责人也表示,如果疫情能尽快好转还没事,“要是半年肯定裁员”。

很无奈,看上去,刷短视频的人多了,做短视频的人却可能要面临裁员。

这家MCN机构刚创业一年多,目前公司20多人,原本觉得“熬出头了”,没想到现在目标又变成“要活着”。

这位负责人无奈感慨:“前途是有的,就是看能不能熬到,只能’猥琐发育’。”

原定的合作推广被延期或取消,也不完全是甲方的原因。甲方取消可能是因为一些活动或促销无法按计划推广;新媒体方取消合作,可能是因为节前敲定的合作内容与当下的氛围不符,或者考虑到疫情期间的投放效果。

rocco介绍,他们这段时间会主动劝说客户延期,主要就是担心投放效果。为此“GQ实验室”2月的广告量少了一半,“不过本来2月也是淡季,所以我们整体收入影响还好”。

06

熬过去,活下来

疫情何时彻底结束,目前仍无定论。如今新媒体人需要面对的命题是:如何熬过这段未知的日子,克服困难活下去。

一条创始人徐沪生在采访中建议新媒体同行立即拓展广告之外的收入来源,比如电商销售方面的合作,“广告主会暂停投放广告,但是用户还是要买东西,大家手里有用户,广告不是唯一的收入模式,卖货、卖课都可以。我们就和很多上百家微信号有分销的合作,分成比例不低”

也有同行提出希望政府在税收和补贴政策方面给予体谅,“在国家法律允许的前提下,因企业延迟复工,需要结合具体情形进行判断行业的经济损失,依法适当减征或缓征复工前及复工后重振期间的企业税收”。

疫情下的新媒体行业:刷短视频的多了 做短视频的被裁员

在尽力克服困境的过程中,大多数新媒体人还是相信,只要努力扛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与其焦虑难安,不如保持积极的心态,及时调整,修炼内功,在提高抵抗力的同时增强自身战斗力。

对于广告排期的惨淡,“GQ实验室”的编辑们反倒有些乐观,因为“有了更多做纯编辑类选题的空间”。

三表认为,广告市场冷却期应该只是暂时,疫情过后广告市场或将迎来“报复性反弹”,头部自媒体会出现排期拥挤的状况,而尾部自媒体可能更多担起替中小企业清库存的重任。

洋葱集团CEO聂阳德也对疫情后的行业走势感到看好:“新媒体的价值在此次事件中也被放大,短视频、直播等实时可视化的传播形式效率更高。所以长期来看,新媒体行业定会继续快速发展,不需要太担忧。”

因此,虽然这场疫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灾难,但也许共度时艰的乐观和勇气会在这个格外漫长的春天过后,为我们埋下一颗彩蛋。重点是稳住,我们能赢!

(夏之南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创文章,作者:IT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bound.com/archives/8993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tbound@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