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T帮首页
  2. 互联网

无人零售又“火”了 行业迎来“春天”?

本报实习记者 钟楚涵 记者 李向磊 上海报道

近日,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无人超市登上了微博热搜。

同时,众多企业纷纷布局,美团、喜茶等知名企业推出智能取餐柜“无接触配送”服务;2月12日,首台瑞幸无人咖啡机已经在武汉六七二医院投入使用。在此背景下,无人零售概念再度受到市场关注。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疫情主要是给无人零售业带来了一个广泛试错的机会,即在用户的短期极大刚需刺激下,让无人零售不仅被广而告之,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被用户接受,同时通过在一定场景下使用而获得了理论模型的改进和一定用户数据的收集,在疫情缓解、短时‘无接触’刚需消失后,可以提供更多改进和优化的参考,为下一阶段无人零售真正介入日常场景,提供参考坐标。”

无人零售又“火”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的2020年1月末,美团便表示将在武汉试点推出“无接触配送”服务,随后,“无接触配送”服务迅速覆盖到北上广深等全国184个城市。根据美团外卖“无接触配送”情景示意图,用户下单后,骑手与用户通过电话或APP内消息联系,骑手按照协商结果,将餐品放置于智能取餐柜或者约定位置,用户自行取餐,避免面对面接触。

美团、京东等企业智能取餐柜供应商之一的西安奔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侯帆对记者表示:“疫情期间柜子的系统也有改变。以前是要在屏幕上输码,现在是骑手完全可以在手机上操作,用户也可以在手机上点按钮开柜,跟柜子的接触点减少。疫情期间小区的场景增加了很多,但优先解决的还是医院场景。”

除此之外,喜茶也表示,疫情期间营业中门店仅接受喜茶GO小程序无接触点单,同时部分门店设有智能取茶柜,让顾客自行取茶。

多点Dmall方面对记者表示,2019年底,多点Dmall最新迭代了通道式自助收银,支持单人结账,并可以与其他用户保持距离。近日,武汉火神山医院投入使用,店内开辟了多点Dmall自助购收银区域。这也是多点自助购首次尝试在无人店运行。

2月12日,瑞幸咖啡表示,首台瑞幸无人咖啡机已经在武汉六七二医院投入使用。瑞幸咖啡同时表示,未来还将陆续为武汉协和医院、汉南区中医院、部分方舱医院和武汉消防救援支队提供无人咖啡机和咖啡饮品。

根据媒体报道,盒马方面也推出“无接触配送”服务,对于具体情况,2月13日,记者向盒马方面发出采访请求,但截至发稿对方还未回复。

中银国际证券研报称:“在‘无接触’诉求下,无人零售需求再次显现。在火神山医院,盒马、美团、饿了么、多点Dmall、便利蜂、肯德基等相继推出了‘无接触配送’服务,喜茶借助智能取餐柜实施‘无接触取餐’。瑞幸咖啡此前为了减少渠道成本而发布的智能无人零售战略也显得正逢其时。这些场景需求对公司智能零售产品带来向上催化。”

疫情下的无人零售企业

侯帆告诉记者:“近日来,公司接到的咨询确实大增,咨询量大致是以往的3〜5倍。”

“实际上智能取餐柜最初的出发点并不是‘无接触配送’,而是为了提升配送效率。原先的应用场景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不让骑手上楼的写字楼场景,骑手不能上楼,只能在楼下等,在中午高峰期的时候,骑手的时间很宝贵,所以就推出这种方案。另一个是外卖骑手送不进去的高校场景,这是两个比较刚需的地方。”侯帆告诉记者,其客户主要有美团、京东还有一些西安高校。

目前,侯帆企业实际供货量尚未能满足增长迅速的需求。“这个行业很少有存货,因为此前每个客户对于智能取餐柜的尺寸、格子大小、柜体颜色等要求都有区别,都是定制,很少有库存。目前很多工厂还没有复工,所以虽然有需求,但产量有限,只能协调各方面资源,优先满足一下大企业的需求。在具体数量方面,疫情之前公司一个月向外供货约100台,现在每个月可以提供约300台。”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并非每个细分跑道上的无人零售企业都能够在疫情下得到业务增长。

粉笔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粉笔盒科技”)CEO贺炬对此颇有感触,根据贺炬介绍,粉笔盒科技的零售机产品里面是当季的年轻人比较喜欢的美妆类、杂货类爆款商品,用户可以直接购买这些,也可以跟粉笔盒科技的设备进行交互,来玩答题游戏,如果通过就可以得到商品。

“而粉笔盒科技的主要场景是在北京的大型商场里面,在当前疫情背景下,我们的大场景严重受到影响。”贺炬说:“首先,春节本来是一个营收爆发季,但目前这个旺季的营业额没有了。第二,目前每个月收入已经被下降到非常低,甚至可以开始忽略掉了,但是支出还是得正常支出,尤其是渠道成本的支出。等于只有出,没有进,然后进项又比原来预期的少。所以实际上,我觉得撑一个季度(3个月)基本就是上限了。”

行业迎来“春天”?

日前,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无人超市登上微博热搜,无人超市是否会再度火爆成为零售行业关注的焦点。

对此,零售行业专家刘晖认为:“火神山医院、方舱医院是个半封闭的,甚至是全封闭的空间,这个场景没有普遍性。”

实际上,在2017~2018年,无人零售行业曾“站”上风口。2017年,阿里巴巴、京东、娃哈哈等巨头相继进入无人零售领域。根据此前媒体统计,仅2017年,全国无人超市累计落地超200家,无人零售货架累计落地2.5万个。截至2017年底,无人零售领域融资规模超过40亿元。

但不少企业的后续发展并不理想。果小美、猩便利、GOGO小超市、七只考拉、缤果盒子等明星企业就接连不断被曝出亏损、裁员等消息,还有的已经倒闭。

对此,张书乐表示:“更多的企业只是一个放大版的无人售货机。过去的无人售货机销售报纸、饮料等产品,本身用户需求容易量化和形成模型。而更加泛品类的无人零售,让针对不同场景下特定用户群体的需求变得极其复杂,近乎指数级增长,无形中对无人零售企业的供应链和投放能力带来了远超过有人售货形态的压力,最终导致理想模型的崩溃。”

刘晖也曾经运营过无人零售项目,根据他的观察,无人货架最大的痛点还是配送成本高。因为无人货架密度很低,所以配送成本无法降下来。刘晖告诉记者,上海一个为无人货架配货的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可能要达到一万多块,而一个工人速度快的一天能上50个货柜,速度慢的有些只能配二三十个,尤其在地铁里,配货特别费劲。根据刘晖测算,无人货架每补一个货的成本是0.45元。在高配送成本的背景下,只有导致无人货架产品价格上涨。

贺炬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他对记者表示:“无论是无人零售还是智能零售,都离不开渠道成本、商品成本、运营成本。”贺炬对此的解决方式是,选择让粉笔盒项目以交互场景为主,“在交互的情况下,就意味着我不需要那么多补货,就会减少很多配送成本,那也就意味着我的商品成本、运营成本在同类里面是低的。”

除此之外,在当下风口上的智能取餐柜行业存在痛点亦很明显。侯帆表示:“此前,智能取餐柜很少受到关注,而成本是跟订单量相关的,量越大,价格越低。但是一直以来因为订单量不够大,成本比较高,进而导致客户的接受意愿比较低。”

根据侯帆透露,公司的取餐柜业务毛利率大致是20%。“我们主要也不靠卖餐柜盈利,目前盈利能力上是靠软件。因为客户在买柜子同时,还要搭配购买订餐、配送整套系统,这个系统是按年收费的。把软件部分的利润一起算上,整个公司的毛利率可以达到50%。”

侯帆认为:“疫情对于智能取餐柜行业更多起到的是市场教育的作用,让很多人了解到了有智能取餐柜的存在。最终肯定还是要回归到商业的本质,还是要看需求,看用户如何考虑产品对自己的意义。”

原创文章,作者:IT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bound.com/archives/9014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tbound@sin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